2009年2月21日星期六

千年古树

您可知道,在距离横跨古兰丹、登嘉楼、彭亨州的爪拉大汉国家公园边界200公尺处,即龙运巴西拉惹(Pasir Raja)森林保护区内第5部,巍峨耸立了一株千年古树。

这株走过千年坎坷、穿过历史烟云的参天古树,直径16.75公尺,65公尺高,距今已有1300多年树龄。

环绕在古树旁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树类。在这最古老的热带原始森林,山高林密,瀑布连片,再加上各种的植物花卉,和栖息其中的各类珍稀动物,充满了神秘色彩,诱惑着人们纷至沓来的脚步。

龙运、甘马挽捷兔会一行10人,日前自驾四驱车,浩浩荡荡穿越巴西拉惹森林保护区。一路上,黄泥路陡峭崎岖,大家同心齐力,突破重重险阻,经过约两个半小时车程,始抵达山脚。稍休息后,涉水过河,再徒步翻山越岭5公里,深入雨林内,一睹这株闻名遐尔的最高森林古树。


甫进入山路,就出师不利。



又有障碍,怎么办?


怎样都要克服难关,向前迈进!



我跟你讲,GM只是做个样子,锄两下摆美罢了。



两个傻佬在做什么?



阿赖:不好括花我的车哦。



在家有酱勤劳吗?



没有桥,我阿赖也照过。




看我的!



嘿嘿!几时WIREMAN也拿起锄头来了。




好心你,别喝这么多啤酒了。


河水清澈寒冷,心情也为之一爽。


终于来到入口。



千年正艾树干耸入云中。


这树好高噢!


看看虫虫有没有咬到我的小鸡鸡。



爬山惊险不惊险,我不知道,有人跌倒屁股开花,更有人跌到眼黑青。


辛苦了!来张合照吧!




下山啰!





咦!有人不想回咧!

2009年2月19日星期四

马华民政不能与巫统相提并论


巫统党选将至,巫青团团长3候选人周二晚先来个赛前热身,针对“308大选后巫统失去魅力”的议题发表政见。

若从掌声来评断候选人的欢迎程度,获得最多掌声的是基尔,接下来是慕克里,至于凯里则呼声最低。

基尔和慕克里见解相近 凯里多持不同意见。

改变须先改变领导层

基尔和慕克里兹,异口同声指责巫统在2008年大选遭遇惨败,是因为领导层乖离为宗教以及民族的斗争方向所导致。

基尔说,巫青团不只需要改变,也必须扭转外界的看法,因为政治就是观念,而巫统却给人太骄傲的感觉。他举例说,由于没有提倡回教,导致倾向回教的马来人加入回教党。而当询及巫统党员为何加入巫统时,往往却不会答个所以然。

慕克里兹直言,改变巫统必须先改变最高领导层。他说,巫统从2004年开始乖离翁查化创党时的斗争目标,导致巫统失去人民的支持,在2008年大选成绩与之前相比,犹如天壤之别

“事实上,我们怀念以前强硬与具有宏愿的巫统领导层。这也是其中一个,人民对巫统失去信心的主要原因。”

他指出,由于巫统日渐乖离斗争目标,并只是流于空喊口号,导致许多非政府组织逐渐取代巫统原本所扮演的角色,并且获得人民的支持。

凯里认为主要是因为油价及物价高涨,才导致国阵在2008年遭遇惨败,而有关的责任必须交由大家共同来承担。

人民主权:威胁马来人的地位

针对人民联盟所提出的“人民主权”概念,基尔批评“人民主权”只是一种讨好人民的空洞口号,因为目前国阵执政的州属与民联州属没有什么差别。

不过他担心,“人民主权”将变成是要求全民平等,导致回教和马来人的地位受到威胁。

他说,宪法赋予马来人和回教特别地位,这是其他种族和宗教所不能比拟的,所以要求平等的概念是违反宪法的。

凯里表示,马来议程等同于国家议程,因为我国大部分穷人都是马来人,拥有最少专业人士和有钱人的族群是马来人,因此提升马来人地位就是国家的议程。

“如果拥有最多人口的马来人依然落后,这是我国一个重大的问题。例如在印尼,90%土著只控制国家5%的财富,所以才会在1998年引起问题。”

年轻的非土著不认同社会契约

询及巫统若继续遵循这种路线,要如何赢回已经渐失的非土著芳心,凯里回答说,社会契约中所强调的权力分享概念必须加以更新,同时向年轻一代的非土著灌输,因为这群在我国土生土长的年轻一代缺乏感恩政府给予他们公民权。

针对新经济政策的问题,慕克里兹表示,有关政策成功消除贫穷,受益者不只是马来人,也包括其他种族;虽然这个将近40年的政策可能需要更新,但是其概念并没有问题,并获得国际各界的认同和其他国家仿效。

马华民政不能与巫统相提并论

针对巫青团如何重新自我包装,基尔表示,马来人是国家政治的支柱,马来人政治一跨将影响整个国家,所以不能把巫统和马华及民政党相提并论。

凯里表示,国阵必须从内在进行重新包装,目前国阵只是在大选时期一起工作,但是之后就缺乏共同开会和活动,可能是因为各方所注重的焦点不一样。他认为,国阵成员党必须拥有共同的原则,同时应该重新坐在一起讨论和拟定一套共同的原则,为全民斗争和遵循国家原则。

慕克里兹表示,巫统是马来人政党,肯定是以马来人为主,因此无需为此感到歉意;不过,他说,巫统必须展现为全民开放和斗争的态度。

他也再次提出单一源流学校的概念,以便从小学开始就灌输团结的概念,而不是等到大学才来进行。

针对基尔认为国阵与民联没有分别的言论,慕克里兹也做出反驳。他说,国阵很早就存在,但是民联只是从1999年的替代阵线转变而成,同时其成员党也各自拥有不同的理念。

他说,国阵必须好好向人民宣传过去的政绩,不要因为区区5%由反对党所渲染的国阵问题,而蒙蔽了国阵自国家独立以来所创造的90%成功。

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许月凤加入马华


霹州大臣赞比里日前委任大臣顾问,新阵容并没有马华代表,反之,民政党的“大臣顾问”却受委负责州内华人事务。

也许是真也许是假,有消息揭露,霹新州务大臣赞比里不委任马华代表,出任大臣顾问一职,主要是为有机会出任行政议员的九洞州议员许月凤“铺路”。

消息说,国阵之所以未再委任一名来自马华的代表为大臣顾问,其实是有政治议程。因为来自行动党的许月凤,将在适当时刻过档马华,在马华的旗帜下出任目前尚悬空的4个行政议员空缺中的其中一名行政议员。

2009年2月16日星期一

吃鱼要小心点了!


龙运5名渔夫深海捕鱼作业疑误食含毒胆汁的河豚鱼卵,1人不幸中毒身亡,3人送院急救,另一人无恙。

5人是于昨日清晨出海作业,原本打算在海上逗留三天,却因为误食含有毒胆汁的河豚鱼卵,造成4人中毒;所幸另一名渔夫只是浅尝,并无大碍,经过9个小时的航行,把渔船驾回渔船码头。

这四名渔夫吃了河豚鱼卵,几分钟后即感到四肢无力全身麻痹;其中一人最后死于呼吸衰竭。

一名渔业资深人士说,河豚鱼肉虽然鲜美,但分布在卵巢、肝脏的毒性特强。

“吃了有毒的河豚鱼后,口唇发麻,头痛、腹痛、持续呕吐、呼吸困难,同时血压下降,意识不清直到呼吸和心跳停止,一般中毒的人会在4到6小时内死亡。”

2009年2月9日星期一

跳!还是不跳?


到底是跳还是不跳好呢?


突然想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吉打州共拥有36个州议席,目前的构造是:回教党16席、公正党5席、民主行动党1席(组成民联州政府)、巫统12席、马华及民政各1席(反对党)。

假设吉打州政府执意实施回教党刑事法典,民联的非回教徒议员应该跳槽吗?

2009年2月8日星期日

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I believe I can fly


I used to think that I could not go on and life was nothing but an awful song
But now I know the meaning of true rights. I'm leaning on the everlasting arms
If I can see it then I can do it. If I just believe it there's nothing to it
我原以为我无法坚持下去,生命只不过是首忧郁的歌
但现在我明白了权力的含义,找到了可以永久依靠的臂膀
只要我能看见希望,我就能成功。我相信我能做得到,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touch the sky
I think about it every night and day, spread my wings and fly away
I believe I can soar. I see me running through that open door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fly
我相信我能飞翔,我相信我能触到天空
日日夜夜,我想象着这一幕:展翅高飞
我相信我能高飞,我看见我穿过那敞开的生命之门
我相信我能飞翔,我相信我能飞翔,我相信我能飞翔

See I was on the verge of breaking down. Sometimes silence can seem so loud
There are miracles in life I must achieve
But first I know it starts inside of me
If I can see it then I can be a frog. If I just believe it there's nothing to it
看,我在崩溃堕落的边缘。有时沉默也能震耳欲聋
生命中很多奇迹等我去实现。但我知道要实现奇迹,就必须先从我做起
如果我还能看见希望,我就能成为那个我想成为的青蛙
我相信我能做得到,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Hey, 'cause I believe in me, oh. If I can see it then I can be it
If I just believe it there's nothing to it
因为我相信自己。如果我还能看见希望,我就能成为那个我想成为的青蛙
我相信我能做得到,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Hey, if I just spread my wings I can fly. I can fly, I can fly
Hey, if I just spread my wings I can fly
只要我张开翅膀,我就可以飞翔。我可以飞翔,我可以飞翔
只要我张开翅膀,我就可以飞翔

2009年2月4日星期三

@#$%&^


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4条腿,大叫一声来两只,两只青蛙刮刮叫,三只青蛙刮刮刮,四只青蛙刮刮刮刮……扑噗扑噗扑噗扑噗……跳出水!

胡言乱语


那一天,恰逢有几天假日,大小爷们忙里偷闲,到金马伦高原一游。

出发前,平时不苟言笑的爷们早餐喜欢吃“那是冷漠”。今天因为“那是冷漠”卖完了,大家只好黔驴技穷在嘛嘛档唤些“箩底财来”滥竽充数。

没想到“箩底财来”很好吃,大家都贪得无厌地自食其果。

吃完了“箩底财来”,一行人兴高采烈,一丘之貉坐着素车白马,离乡背井朝山膜拜而去。

到了高原,因为假日的关系,餐厅家家门庭若市万头攒动,所以衮衮诸公只好孟母三迁,最后终于决定吃火锅。

饥不择食的爷们点了综合火锅,要求若即若离拿着刀叉班门弄斧的服务生,尽快将民脂民膏倒入锅内,然后添油加醋等着火锅趁热打铁混水摸鱼;可惜锅盖太小,有点欲盖弥彰!

待得琼浆玉液同流合污后,目光如炬的大小爷们如狼似虎,张开血盆大口,上下其手,捞个不清不楚。

火锅在诸爷们同捞同煲齐心协力地蚕食鲸吞后,很快就只剩沧海一粟,和少数的漏网之鱼。几位小爷意犹未尽想破釜沉舟一网打尽,发现火苗已经危在旦夕,只好投鼠忌器。

幸好狐假虎威的大爷呼幺喝六叫来服务生抱薪救火,终于死灰复燃,让在旁摇旗呐喊的小爷中饱私囊,不亦乐乎。

鸟尽弓藏後,一家子酒囊饭袋,沆瀣一气,沾沾自喜。不料结帐的时候,大老爷露出庐山真面目,张牙舞爪狮子大开口,要求老板狸猫换太子,三千变三万。

啊!今天有幸看到豪门中人,胃口非同小可,出手更是弹无虚发。小的自惭形秽,只好对着锦囊牛衣对泣,江郎才尽,一败涂地。

2009年2月2日星期一

快乐小猪


政坛上有两类人,一种是快乐小猪,一种是痛苦的苏格拉底。

快乐小猪真的很快乐,天天大声唱歌偶尔打打呼噜,嘻嘻哈哈不会轻易发怒。

快乐小猪一点也不笨,它听从老板指示行事,但很多时候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你不用担心,它会有很多同志陪伴,吃喝玩乐,悉随尊便,快乐稍纵既逝,尽情享受吧!

痛苦的苏格拉底每天思考很多东西,远的近的以前的现在的未来的,好的坏的民主的宗教的种族的都要想。

越想就越了解真相,越了解真相就越痛苦,因为很多真相无法改变。

如果给你选择,请问你要做快乐小猪,还是痛苦的苏格拉底?

如果你选择做快乐小猪,你每天可以伸伸懒腰,扭扭屁股,每分每秒都过得舒舒服服。你无需担心,无需烦恼,老板月尾自动出粮,每天悠哉闲哉过日子。

如果你选择做痛苦的苏格拉底,很多时候就要接受所想的东西没有几个人会明白或接受。当然,老板也不会太喜欢你,毕竟阿谀奉承趋炎附势无论如何都比刚直不阿受到老板赏识。

除此之外,你还要习惯孤单,因为没几个人敢靠近你。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你会遇到知音,那就好好珍惜;遇不到就孤身上路,千万不要哀声叹气然后自降身价迎合媚俗。

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林明观日出看云海


曙光初现




林明山高只有250m,山脚距离林明镇只有5分钟路程。

云海犹如一股激流

拨开云雾隐约可见山脚下的林明镇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