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0日星期二

老鼠不怕猫


三岁小孩都知道
老鼠最怕是猫儿
童话故事里都说猫是老鼠的天敌

但是在“大人”的世界里
却反其道而行
猫怕起老鼠来了

曾几何时
出现了这种颠倒的变化

现今的猫儿
已经失去了本性
一见到嘴尖牙利的老鼠
害怕得要命
赶快逃避

你说奇怪不奇怪

2009年6月25日星期四

副部长亲自处理山埃採金投诉‧反山埃采金工委会无人出席


(彭亨‧关丹)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亲自处理武吉公满山埃采金投诉案,不过反山埃采金工委会竟然无代表出席。

慕鲁基亚今日(週四,6月25日)在彭亨州公共投诉局进行工作访问,也负责处理3项州內重要投诉个案,把反山埃采金课题列为重点处理个案。

公正党2人受托出席

至於政党方面,也只有公正党关丹区部第一副主席丘福泉及副宣传主任潘耀前等人,应行动党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的要求,代为出席以反映问题。

慕鲁基亚在新闻发佈会上指出,他是於2天前在国会,接获由大约15名来自武吉公满的居民呈交的备忘录,以投诉当地山埃采金活动,造成噪音及空气污染等问题。

他表示,投诉人(反山埃采金工委会)不但没有出席,受托出席的代表也与上述事件没有任何关係,这种態度令他感到十分不满。

他指出,他已要求彭环境局及卫生局对居民的投诉作出匯报。

“彭亨州环境局代表早前在采金范围测试噪音水平,发现当地噪音只维持在48.7分贝,比当局所限制的水平(55分贝)低。

针对采金所引起的气味问题,经环境局测量后证实维持在当局所允许的水平下。

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

此外,环境局也在公满河及数个地点採集样本化验,证实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质,而且安全使用。”

“同时,彭亨州卫生局也於今年3月24,向当地153名居民展开调查,確认当地没有人出现不適,之后,当局於翌日再调查93人,其中有6人出现头晕及头痛徵兆,但是经过诊断后,证实此徵兆与山埃无任何关係。”

他指出,卫生局已在当地展开了监督行动,证实当地各诊所的病诊记录中,並没有出现因山埃化学物所引起的症状。

下週实地瞭解详情

慕鲁基亚表示,综合上述各项调查显示有关采金公司在当地的操作,未对当地居民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因此他也表示这间工厂可以继续操作。

他也宣佈將於下週亲自巡视武吉公满采金地点及访问居民,以实地瞭解详情。

设立在距离劳勿镇约600公尺的武吉公满矿区的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於今年2月投入采金活动,佔地400英亩,並聘用170名当地居民工作,由於采金过程使用有毒化学物品山埃,而遭受当地居民的反对。

星洲日报‧2009.06.25


~据出席采访的媒体朋友告知,副部长态度认真诚恳,并在会议上表示,接这宗案子,已准备面对一定的风险,但是“反山埃采金工委会”无人出席,令他感到十分失望和不满。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09年6月24日星期三

官僚“放火”,部长“救火”

原来马来西亚的官僚并非“行政中立”,而是分为支持国阵和支持在野党。

根据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的说法,有关官僚的工作態度所引发的问题,等同向在野党送“子弹”

“我们不要每天把‘子弹´送给反对党来攻击我们。”

他补充,只要几个不支持国阵的公务员工作出现错误,国阵政府就给这些公务员带去“荷兰”。

这里要阐明一点,根据chchoo 君介绍,现在已不流行讲“去荷兰”,取而代之的是“去蒙古”。这一点老朽非常赞同。

老朽小时候就听说荷兰是个好地方。“去荷兰”有“荷兰水”喝,有“荷兰薯”、“荷兰豆”吃,还可以玩“荷兰牌”。最重要的当然是有人支付一切费用,简直是天堂。对于大人们把“去荷兰”说成好像“下地狱”,老朽向来深不以为然。

至于为什么讲“去蒙古”呢?虽然chchoo 君在留言中有作出解说,但是老朽的羊肠不是很好,所以并不很理解。

闲话扯远了,话说回头。

说起来也真可怜,在我国政坛上,我们经常看到官僚们“放火”,部长们“救火”的场面;最常见的是教育官僚的“行政徧差”,需要副教育部长气急败坏地纠正。

这些官僚的“倒米”行为,常常惹得民火怒烧,自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也经常中招。

依我看,在这么多公务员当中,只有警队最可靠。他们对镇压大规模的示威活动有其一套独门功夫。好戏上演时,水炮、催泪弹免费伺候,功高震主。也难怪在警队改革和滥权的课题上,敢敢和內阁频起冲突。

至于那些“放火”的官僚,根据魏副教育部长的逻辑,应该都是支持在野党,有心靠害的。副部长千万要小心,尽快把他们革除,免得被他们带去“蒙古”,官位不保。

2009年6月20日星期六

大和小

日常生活中
有黑暗
即有光明
在世间
人们生活于相对的两个极端之间

比如长和短
见短为短
乃是仍执于长
若不执着于长
则无短

当有小的感觉
必会生起大的慨念
小部份食物为小
乃是执着于吃大份的

若不执著于大小
食物即是食物

2009年6月18日星期四

阿表,nyi jiu hao o,you ji lao po,ngai……


居高临下
用一种暧昧的眼神
大胆且放肆地
注视着以前的女人


男人的眼中钉
出了名泡妞
曾有一阵子
同时拥有14名妻妾


强而有力的臂膀
优雅的体态
散发出诱人的魅力
让所有的少女都难以抗拒


腰缠万贯
不管多么冷傲的女性
都会
被他的财富所融化



得到的总嫌不够
带着N条幻想
向以前的男人
欲迎还拒


慵懒地躺著
乌黑的秀发
轻撩了几下空气
仰望以前的男人
被抛弃时的唏嘘
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脸红心跳
嘴里说着
“别!不要,我不要!”
然而
心中的激情和欲望
却已按捺不住

阿表,nyi jiu hao o,you ji lao po,ngai……

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有谁可以告诉我
良心
一公斤是值多少

不知从那一N年开始
官风
商风
带上了腥味
体制
助长了贪婪
桌面桌下
迷惑着百姓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良知良能
披上了盔甲
在生命的面前
黄金比生命重要
是村民活该命贱
还是社会在压正助邪

官爷们
慑于威权
装聋作哑
官腔
践踏了正义
把良知良能
吞咽回去
顺着另一道出口
“噗”的一声
污浊着空气

试想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我纳闷

2009年6月15日星期一

丑陋的华人

佛前

供上一束花

冀望

美好与善良

战胜

丑陋与邪恶……



今日局势

固打制限制

公务员垄断

朋党贪腐

机制繁文缛节

衍生剥削

族群被边缘化


在困境下

人口大量移民

政经文教日渐式微

华裔悲歌唱不完


更令人痛心

一群丑陋的华人

勇于内斗的华人

把个人利益当前提

讲大话面不改色


犹记得

反山埃行动初期

曾经信誓旦旦

对水源污染问题

忧心如焚


“想到山埃,就想到什么时候会死”

“山埃是一种很毒的东西”

“我们一定要坚持反对到底。”

让人听了热泪盈眶


曾几何时

变了

一切都变了

人心竟是如此善变


当初肺腑之言

原来是受人误导

现在焕然大悟

山埃居然无毒


善变的脸

展露了人性的丑陋与邪恶……



佛前

供上一束花

冀望

美好与善良

战胜

丑陋与邪恶

2009年6月11日星期四

哈迪大叔与慈大伯


知识人士一般都知道“小乘”与“大乘”是佛教术语,确切含义,博大深奥,浅白地说,是个人发心。如有的人心胸宽阔、思想开明,顾及他人权益,即是大乘;有的人心胸狭窄,妒火熊熊,只顾及自己或族人利益,即是小乘。

以宗教治国为理念的回教党,党内不乏宗教司领袖。奇怪的是,同样的信仰,却熏陶出不同的宗教情操。

以聂老为例,他老人家理解宽容,慈悲博爱平等对待各族州民,所管辖的吉兰丹,各种宗教场所林立,不受干扰。

反观哈迪大叔这一边,如果大家不健忘,1999年,哈迪大叔登上登州务大臣宝座,曾经激进地推广回化政策,没完没了地将刑事法套上每个人头上。

还记得2002年的那一场风雪吗?哈迪大叔的州立法议会通过回教刑事法案,凡犯下鸡奸与通奸罪的穆斯林将遭石头丢掷直死,饮酒将处以鞭刑,脱教者则处以死刑。

最令非回教徒“刻骨铭心”的是,哈迪大叔还说:当时机成熟时,“回教刑事法案”将会推行至非穆斯林身上。

博客Grass把聂老尊称为慈大伯,而哈迪则出尔反尔,选前讲一套,选后做一套,说变就变,两者差异一目了然。

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给哈迪大叔的第三封信~哈迪大叔很会演戏


亲爱的哈迪大叔,您好。

大叔戴上民主面具演戏至今一年有余,演技越来越精湛,可喜可贺。

长久以来,修宪立月亮为国始终是哈迪大叔的心头最爱,可是大叔偏偏喜欢装模做样,扮成不计肤色宗教的民主份子。

记得308前,大叔强调求同存异,PAS for all、“福利国”琅琅上口,要我们忘掉不同。

对大叔的一番诚意,我等怀著忐忑的心情,破天荒头一次在月亮旁打了处女叉。

而这下子,大叔您就好,成功破除了我们的“月亮恐惧症”,史无前例满载而归。

更意外的是,两线制竟成雏形,老百姓雀跃不已,对大叔更是寄予厚望,冀望遵守诺言。

遗憾的是,政局演变至今,大叔眼见月亮插旗立国难以在民联得逞,因而转向巫统频送秋波。

其实,开明与保守,或左或右,只是观点不同,没有好坏。您的宗教立国理念,是您老人家的理想选择,没人会责怪。大家都是自己人,不需要演戏。

严格来讲,大叔的这种行为,我们叫做过桥抽板,比喻目的达到后,就把帮助过自己的人一脚踢开。

对于大叔您的“浓情厚意”,老百姓当会铭记于心,绝不会让忘恩负义的政客,一而再、再而三以虚假面具欺骗选票,胜利之后才露出狰狞面目。

顺颂 演出成功

愚侄
阿拉丁
三拜

2009年6月8日星期一

又一豆腐渣工程

登嘉楼又一豆腐渣工程:1亿8000万的泳馆。

这座耗资近二亿的游泳馆,命运与日前坍塌的体育馆大同小异,仅启用一年就破败不堪。

作为纳税人的您,看到自己的钱如此被糟蹋,是唉叹,还是愤怒?


问你可敢下水么?






照片提供:黄惠芬

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武吉公满村委不怕毒


我在生活中常常会对某些特别的事情有颇深的感触
很难想象
为了满足私心
贪欲轻易蒙蔽天性良知

早一阵子
以屋养燕蔚然成风
问朋友
不怕环境污染危害健康么
朋友理直气壮说
怕什么
我又不住那边

最近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沸沸扬扬
夜来香每晚随风飘送
美国专家警告遗害百年
甚至为害下一代
奇怪的是
却有村委持异议
一点也不关心村民关心的

他们认为
村民不应该拒绝采金
采金可带来经济发展
而且还是
摆事实
讲道理
所有的一切
由法庭说了算

开采公司站在法律那一边
老百姓站在情理这一边
安逸静谧的新村演变成毒村
村民焦虑的心情不难体会
稍有良知的人都会难过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是很懂
不过我想也不是沒有原因
现在要记下的也只是所看到的简单事实

金矿公司何以轻易取得批文
金矿公司属谁拥有
村委因何不怕毒
内里乾坤
引人遐想

2009年6月5日星期五

我的自白(七)哎!武吉公满,睬它都傻!


其实,我初为父母官时,曾立志当一个为民请命的好官。

我也曾为孙中山对“政治”的诠释,钦佩到五体投地。

他老人家认为,“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

顾名思义,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急民所急”、“苦民所苦”。天啊!到后来的后来,我才发觉到要做一个好官是多么的困难。

噢!有一件事情,一路来忘了告诉大家,其实我的官职并不大,某个部长的助理而已。因为我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深得ATAS的青睐和夸奖。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上我这位忠实可靠,精明能干的好下属。

比如上面来了几位更高一级的阿头,给他们接风洗尘的工作就包揽在我身上。责任重大啊!你们评评理,这样一来,我那里还有时间去处理那些什么“急民所急”、“苦民所苦”的事情。这些东西,留到大选时才拿来讲吧!

就以武吉公满山埃提炼黄金事件来说,牵涉的层面酱广,又不是我们的地头,睬它都傻。

再加上我的老板都爱理不睬了,我又能够怎样喔?村民召集的集会,只要不闹得太凶,有镇暴队到场维持秩序不就行了嘛!

我老板偷偷告诉我,虽然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把它改一改,删掉两个字,就变成了管理“众人”。他老人家真聪明。

为武吉公满人民出一份力


Let us together, say NO to Cyanide!

让我们一起反对山埃采金!

黄金与人命,何者价更高?在马来西亚半岛,“脚下三尺有黄金”,然而,对劳勿县的武吉公满村民而言,是祸非福。金矿使用山埃采金相当于使用化武,一级剧毒山埃 (Cyanide)入侵家园,短短1个月内300人患病。有家归不得。。。基本人权,生存权被剥夺,数千人命不及黄金价。

武吉公满村民只求一个安全家园,过分吗?

让我们凝集你我的声音,
让我们一起来向山埃说不!


For more information, pls visit : 更多详情请游览:
黃金 vs 人命

请大家帮忙转贴,大家一起为武吉公满人民出一份力,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孤军作战!

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献给马华博客



民主之路
很长很长
公平的梦
很远很远

既已在党
就不畏冷嘲热讽
既然选择艰辛
就不怕风雨兼程

就算绞尽脑汁
也要坚持
面对所有责难
决不低头

因为前方
还有同志互相呼应
因为脚下
还有芳香的国土

生在这里
这里就是家
梦在部落
部落就是家

2009年6月2日星期二

豆腐渣体育馆

登嘉楼耗资3亿令吉的豆腐渣州体育馆今早发生坍塌事件,倒塌的原因不明朗。

这间体育馆仅使用了1年。

它内部包含一个足球场、钩球场、橄榄球场、草地滚球、壁球和保龄球场。




2009年6月1日星期一

我的自白(六)路见要鸣这家伙


路见要鸣说我是贪官,还说我吃得口痴痴,多刺眼扎耳的字眼,不就是拿了点PROJECT嘛,那是我为ATAS办事应得的报酬,有啥大惊小怪的?

现在的人就爱犯眼红,看你袋里有两分钱就不顺眼,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其实这家伙只看到我风光的一面,不知道我的日子过得有多难。

当官不容易,当往上爬的官就更不容易。要保住官位或往上爬,没有老大提携你说可以吗?上面凭啥重用你?说能力,哈哈哈,开开玩笑好了。

谁不愿用自己信得过的人,要不然老大怎么信任你?我的牺牲可大着呢,为此我要经常在老大面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低声下气、拚命奉承。

在党内,我除了要装腔作势、装模作样,有些事还要装聋作哑,戴着面具过日子;既使这样,还得时刻防备那鸟人路见要鸣揭穿我的空头,搅得寝食不安。你说,我日子容易过吗?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