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神山,我来啦!

从神山回来有两天了,一直都在犯懒中,总之,什么都懒得做,一有空就打瞌睡。说不好算不算是高原反应后遗症?

神山一行,如不苛求应该感到满意了。虽然进发途中,遭高山反应折磨吃了不少苦头,但最后也总算如愿以偿攻到了顶峰。

坐在峰上,从背囊拿出Anne准备的保温咖啡壶,慢慢地喝一口,一股暖流深深地沁在心中。Anne(左二)是妻的好友,为人豪爽大度、侠骨柔肠,打从旅程开始,就 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据她说,是妻要求她一路上好好照顾我的。凌晨1时半准备攻顶时,一切卸寒衣裤、绒帽、头灯等等,她都一一仔细检查。临出发前,还泡了 壶咖啡放进保温壶里,好让我攻上顶峰后,好好享用一番。

神山!我梦中向往的地方,我终于上来了!其最高峰罗氏峰(Low's Peak),坐拥东南亚第一高峰,早已赫赫有名。我不想说沙巴的神山有多威水,只是这一次梦想成真,我站在海拔4095公尺的顶峰上,望着它在云雾飘渺威 摄人心的峥嵘山势,我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似乎融入天地之间,在虚无飘渺间,叫人留连忘返!


神山之路

我们选择的路线是从Mesilau上,Timpohon下...

出发前,向导简单说明了路线和注意事项,接著他说我们太晚出发了,所以我们的速度必须要加快,最好随身带着头灯...终于在中午11:30,正式...出发啦!哈哈...神山,我们来啦!

刚开始时,爬坡湿湿淬啦,我们一直都保持蛮快的速度,以1个小时2KM的速度一路挺进,一边愉悦的拍照,一边一步步地往上爬…而“苦头”却在后边掩嘴偷笑看着我们......


大约走了6km之后,到了Timpohon-Mesilau交界处,挑战来啦!开始出现一连串的超级陡峭大上坡!
随著体力逐渐流失,海拔渐渐地升高,不知道是累了还是高山反应,没走多少路就得歇一会儿,呼吸超急促,心跳得超快,大口大口地吸气呼气,头脑开始昏昏沉沉,双腿发软又无力…

我当下的感觉是好像是被人废了内功的武林高手,我的力气上哪去了?对这种力不从心、使不上力的感觉,面对无止尽的上坡,我真的很无奈,欲哭无泪啊!



连爬带滚到了半山顶,用了晚餐休息...极度疲劳下,对攻顶我只抱着50、50的机会,在那种特殊环境,我心中明白,如果没法登顶就必须返回,毕竟安全最为重要。可我终于挺了过来。
凌晨2时,我们又开始了攀登,朝最高峰挺进。

还有0.7KM就到顶峰啦,加油!

沙巴原住民坚信山顶是祖先们灵魂的归处,对它既尊敬又畏惧,这就是“神山”之名的由来。

山上的各个奇形怪状的山峰清晰的映在蓝色的天空上,白云袅袅,引人遐想。

年轻人表现热情,虽然萍水相逢,却纷纷邀约拍照留念。

下山啰!还依依不舍,回头望。

神山的神秘将在我的梦中延续...神山,我会再来。

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

马华可有感冒的感觉?


上周一(4月12日),国会通过法案,首相署將接管陆路公共交通的权力。

据了解,交通部于1953年设立,一路来都获得政府授权,管理、策划及组织铁道、海运、港口及民航政策,以及负责推动海陆空设施的建设工程。

一般认为,一旦有关法案生效后,一切有关火车铁道计划,包括铁道规划、铁道篱笆的设计、火车站和路线关闭与开放、执照、兴建和管理铁路费用等都已归属首相署管辖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而非交通部。

这是否意味著,交通部长的权力被削减了?

马华在內阁共有4名部长。除了卫生部长、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以及旅游部长外,马华领袖所担任的一个重要部长职位,就是交通部长。

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政府一旦通过“陆路公共交通法案”,并在首相署成立“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將架空交通部的权利。

然而,交通部长翁大侠对此事却不愿置评,只轻描淡写的说:“要是有谁因此感冒,请他向首相署反映。”

翁大侠在马华重选败选后,心情平和坦然接受重选成绩。这次交通部长权利被削减,想必也激不起任何心中涟漪,只是不知道马华可有感冒的感觉?

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可怜一下经济落后的依布拉欣阿里


两度进出巫统的依布拉欣阿里要求, “部份华人別太贪心”,可怜经济落后的马来人。

依布拉欣接受星洲日报独家专访时说,马来人不需要太多的丹斯里赛莫达(新糖王),只要他能成为另一位赛莫达,那么,所有马来人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依布拉欣是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也是吉兰丹巴西马区国会议员,位高权重,他这一番话乍听之下似另有所指。也许最近戒烟,戒断综合症仍未消褪,脑袋还是不太灵光,左推右敲,还真摸不清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值得玩味的是,他不说把他打造成亿万富豪,却说只要成为另一位赛莫达,马来人就有救了。

司马昭之心,必有所图!如果您问马来同胞,尤其是回教党的党员,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依布拉欣所讲的这一番话,因为忘恩负义倒戈相向就是依布拉欣的本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这就要追溯一下历史,讲一点小故事。

据江湖记载,依布拉欣是在1981年加入巫统,80年代退出,加入姑里成立的46精神党。

较后,他重新加入巫统,不过,在2004年因为不满不获委托出任候选人,并以独立人士参选,而遭巫统开除。

308大选,依布拉欣“借用”回教党标志,一人对一人,以8991张多数票击败巫统候选人阿末拉斯。

但是这名尊贵的国会议员忘记了回教党对他的恩惠,当选后为了向巫统献媚一直批评回教党。因此回教党人士认为他应该辞掉其国会议员,把议席归还给回教党。

到手的肥肉岂有吐出去的道理,依布拉欣打落门牙肚里吞当然不肯。但是在大马政坛,独立人士要建立自己的政治势力并不容易,因此就连马来人也怀疑依布拉欣只是要将土著权威组织打造成本身继续活跃于政坛的舞台。

所以如果你向回教党的党员说,只要将可怜经济落后的依布拉欣阿里打造成大马十大富豪之一,就可以搭救马来人,一定把他们的门牙笑脱。

2010年4月11日星期日

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声叹息

是想的太多,
还是矛盾本来就是人性?
选择工作不能抉择、
面对感情拿捏不定,
身陷矛盾不能自拔,
是因为迷失了自己?

凌乱不堪的感情世界原以为只发生在年轻人身上,
因为心智的不成熟
痴情迷恋那个总是被伤得最深。
可是当真相逐渐一层一层揭开,
别只是嘲笑少男少女不懂处理感情这回事,
许多成功事业人士暗地里也藏着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

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
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场心伤;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段荒唐;
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声叹息。

茫茫人海中,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挣扎在感情的漩涡里要遇上对的人并不容易,
遇上不对的难免饱受折磨与痛苦。
虽说没有尝试就没有可能证实爱情的存在,
但是也别忘了前面永远都有个适合的人在等着你。

2010年4月8日星期四

看谁凹赢谁


中国的车祸现场,图片不可怕,很有意思

两个人躺在地上打手机,就是不起来,看谁会凹赢!
看来…大陆人比我们更有保持事发现场完整的观念喔!

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戒烟满一个月了!


戒烟满一个月了!

果然戒掉了烟吗?哈哈!真不敢想象。不过见顾客、朋友们吸烟,再也不会露出 “馋相”,而且,有点讨厌烟的味道了。心中暗喜!

老实说,戒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就戒了上千次,但始终依然故我地喷云吐雾。

但这一次,真的跟以往不一样。自己猜想,也许是因为经常跑步的原因吧!

听说,跑步能使身体释放一种“内啡肽”的东西,可以消除紧张情绪,抑制烟瘾发作。

和朋友谈天,话题也多围绕戒烟。朋友问:男人老狗,烟和酒都戒了,你还有什么好做的?

想想也是,4月21日去KK爬神山,与好弟兄沈兴相约在那儿见面,该做些什么好呢?

2010年4月1日星期四

讲鸟话


我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但我是以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不过我身为一名马来人,不代表我不是一名马来西亚人。
我怎可以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优先,马来人居次?
如果是这样的话,马来人将会不喜欢我。

我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但我是以华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不过我身为一名华人,不代表我不是一名马来西亚人。
我怎可以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优先,华人居次?
如果是这样的话,华人将会不喜欢我。

我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但我是以印度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不过我身为一名印度人,不代表我不是一名马来西亚人。
我怎可以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优先,印度人居次?
如果是这样的话,印度人将会不喜欢我。

妓女的口号


M国进入全国大选。执政党的智囊团对首相出主意,让那些妓女也出来拉票。妓女们纷纷赞成。但是,妓女群体毕竟不同于工会组织之类,大家都怕出差错,特别是在游行时喊口号出错。于是,智囊团建议各部门部长审查游行口号。

等到游行前一天,执政各部长亲自审理妓女队伍的标语口号。

只见妓女甲队伍的标语口号是:“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反对执政党。”国安部长见了,高兴地说:“行啦,行啦!”

只见妓女乙队伍的标语口号是:“不占地,不占房,只是用了一张床。”房屋地方部长见了,高兴的说:“好咧,好咧!”

只见妓女丙队伍的标语口号是:“不生女,不添男,不给政府添麻烦。”卫生部长见了,高兴的说:“不错,不错!”

只见妓女丁队伍的标语口号是:“无噪音,无污染,只是偶尔喊一喊。”环保部长见了,高兴的说:“你们喊吧,你们喊吧!”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