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2日星期四

你他媽的,竟是個記者!


各行各业,都是为人群服务。但是,行行都有害群之马,记者会被人当“蛇”来看待就是因为酱……

一隻蛇與一隻兔子在森林裡相撞,一陣爭吵後,竟發現彼此都是瞎子,開始惺惺相惜。

蛇泣道,「我從小就沒了父母, 連水中的倒影也看不見,到現在還不曉得我是什麼動物。」

「我也是耶!」 兔子也感傷的說,「我也不知道自己長怎樣。」

兩人於是決定觸摸對方,告訴對方是什麼動物。

蛇於是摸起對方來,「嗯!你有溫暖的身體,毛茸茸的身子,長長大大的耳朵,尖尖的鼻子,健壯的後腿,還有一小條尾巴,末端還附一個小毛球,...你是隻小白兔!」

知道自己身世的兔子很高興,開始換牠摸蛇了。

「咦,你是個冷血動物,臉皮跟身子皮都很厚,還有黏黏噁心的外表,嘖嘖!有長長可以到處鑽的身體,但竟然沒有肩膀....,哇靠!頭小小的沒什麼腦袋,嘴巴竟是全身最大的器官.....,天啊!!嘴巴裡有毒牙!!你老師的!!還有分叉的舌頭!!」

兔子突然大怒跳開,大聲喊說,「你他媽的,竟是個記者!!」

9 条评论:

  1. 我很生氣,我更生氣風采的上司多過陸老!明知陸老有“病”,為什麼還要把女記者送上門去?記者的工作到底是什麼?把自己送入狼口去報道事實嗎?這個事實,大家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我真的很生氣!

    回复删除
  2. 是罗,真相已经大白,何须送“羊”入“虎口”?

    回复删除
  3. 你的比喻很搞笑,但又觉得有点悲哀!总觉得挖掘独家新闻有必要做到如此吗?

    回复删除
  4. 天涯兄,我可是欲哭无泪,从没想过会有酱子的同行挖掘新闻。

    回复删除
  5. 我也是前记者,不过,从你张贴的照片来看,那个女的像陪坐多过像记者。

    怎麽总感觉到她是乖乖的被侵犯?

    回复删除
  6. 是啊!我也有同感,有点置身在卡拉OK厢房的感觉。

    从2张图片来看,其中一张女记者坐在老人的右边,另一张则坐在左边,都贴得蛮近。

    那女的其实有很多机会提防,再加上拍摄角度的技巧,打死我也不相信不是“设计陷害”。

    回复删除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