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爱是最伟大的力量



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有人可能经过一次打击之后,就一振不起,但是亲爱的朋友,希望您们也会和文中的女老师一般,不被现实而打败,毕竟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中。而爱又是最伟大的力量,只要心中有爱,彼此扶持,一定可以治愈任何伤痕!



……值班的時候被叫起來導尿,在加護病房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但這次卻是個女患者,「女病患尿不都是由護士負責的嗎?」我問。


「抱歉,醫師,她的很難導,要麻煩你一下。」護士滿臉歉意地說。


於是,我步入病房,床上躺著一位清秀的女病患,身旁則站著一個斯文的男士。


他一看到我就說:「醫師,對不起,三更半夜把你叫起來,可是她實在是脹得受不了了。」拿起導尿管,我試了一下,管子硬是卡在膀胱頸進不了膀胱。


我想可能是膀胱頸痙孿,這在脊髓損傷病患中相當常見。


我立刻吩咐護士,打一針鬆弛劑試圖使膀胱頸放鬆。


再試一次,果然通了進去,導尿管內才汩汩地流出近一千毫升的尿液。


「完了,這下膀胱準脹壞了,又得再費事做膀胱訓練」我心想。


在處理過程中,我與他倆閒聊,終於知道整個故事的輪廓。


......這對戀人,在同一所國中任教。一天,兩人相約同遊青翠的山谷,未料竟發生意外。


女老師失足墜落深谷,摔斷脊背,造成半身癱瘓,開完刀雖已近三個月,大小便仍無法控制,而男老師也一直陪伴在病榻一旁。


隔天,教授查房,住院醫師報告女老師病情摘要後,教授緩緩搖搖頭說:「已經三個月了,一點進展也沒有,復原機會不大。」我在筆記上紀錄下這段話。


女老師的頭偏向牆壁,在大夥兒將目標一向下一床病患時,我依稀聽她的哭聲,男老師則在一旁輕握著她的手。

「離開我吧,我不會好的,」她說。


他堅定的搖一搖頭說:「都是我的錯,我要照顧妳一輩子。」


「傻瓜,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和你無關。」她忽然提高音量。相當激動,大家, 包括 教授,都轉身望向他們。


「你已經請假快超過三個月了,再請,學校會要你辭職,」她激動地說。


男老師仍堅持地說:「辭就辭嘛,我教了幾年書,還有一點積蓄。」


女老師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喊:「醫師,他要騷擾我,快把他趕走,快來人哪,他是個瘋子,你們醫院搞什麼,還不把他趕走。」


經過一陣喧鬧,我們只好將男老師請出了醫院。


女老師復原狀況果然不出教授所料,一直無法突破。


尤其在她趕走男老師後,護士說她常暗自流淚。


好幾次,男老師捧著花束來,都被他高聲叱喝而走。


最後一次,她揚言如果他再來就要自殺,從此再也沒見過男老師了。


某夜,又輪到我值班,正在為女老師鄰床的病患換藥,突然聽到一位中年婦人向她致謝:「多謝妳能體諒我們做父母的心,幸虧妳深明大意,不然我那個兒子,真會為妳一輩子不娶了。」


只聽女老師幽幽地說:「伯母,志雄是個好人,願意嫁他的人一定不少,我不能再拖累他了。」


我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她一定要趕男老師走。


我原以為是女老師接受不了半身癱瘓的事實──發瘋了。


那天晚上,她流了整夜的淚水。


「她是個善解人意的女人,怕哭聲吵到鄰床,總是掩住口鼻哭泣。」護士說。


時光飛逝,過了一個月,她的膀胱訓練終於成功,可以自己控制大小便,她的褥瘡也癒合了。

接下來的是更艱難的步行訓練。


她必須大費周章的綁好兩支重達 兩公斤 的長腿支架,再撐起兩根腋下的柺杖,才能掙扎站起來,勉強地拖行。


第一步嘗試便摔了一跤,幸好旁邊有治療師扶住。


她咬著牙,一次又一次的嚐試著…「我好想念班上的學生,」她說。


就這樣,她竟也一步一步用柺杖走了起來,只是步伐還不穩,常常摔跤。


奇怪的是,自從她轉到一樓運動治療室訓練步行後,倒是常瞥見有個帶帽子及墨鏡的男子站在遠處。


「是其他患者的家屬吧,」我想。


醫師,你知道嗎? 那個女 老師常在半夜到長廊練習走路」護士偷偷告訴我。


「或許,她真的可以走出醫院哩」我想。


但是耳邊馬上又迴響出那一段話:「超過三個月,不可能復原了。」


那天晚上,不是我值班,卻始終無法入睡。我索性回到病房,整理了一些病歷,好為隔日查房做準備。


忽然我聽到長廊那頭響起一陣「喀,喀」聲,伸頭望去,只見女老師孤零零的背影拖映在冰冷的長廊上,她正在練習走路。


「糟了,今天早上長廊的那一頭才剛上了新蠟,中午還有一位家屬在那兒摔倒,何況是不良於行的她了。」


我的警覺太慢了,只見她搖晃一下,身體就像被砍倒的樹一般,撲向冷硬發亮的地板。


「完了!」我大叫一聲。


突然,從旁邊衝出一個黑影,即時拉住她的衣襟。


但重量可能太重了,或者地板太滑了,兩人便一起摔跤在地板上。


多虧這及時的一拉,落地的聲音顯比預期小多了。


[志雄,你這又何苦。] 長廊盡頭傳來這句話。


我急忙趕過去,差點也摔了一跤。


只見散落一地的柺杖、帽子、墨鏡和地板上那對苦命鴛鴦。


「你們不要緊吧,」我一邊檢查有無外傷,一邊問她


「不要緊。」女老師掛著淚珠的面龐第一次出現笑容。


「醫師,去跟教授說,我一定要走出去!」女老師握著男老師的手說。


之後,病房內又看到他們形影不離地做復健。


隔不久,我被總院調到外地支援,回來時,女老師已出院。


不知是哪一天,陽光悄悄灑滿了長廊。


我相信自己一定是眼睛花了──她們竟向我走了過來。


女老師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說:「 賴醫師,我回來做檢查的,一切正常。」


我楞在原地,許久說不出話來。「不用穿支架,不用柺杖,一切正常。怎麼可能??」


醫師,我們走囉。」


男老師向我揮一揮手,女老師也向我說了一聲「再見」。


「不,不要說再見!」我笑著大聲回答,順便撕掉那一頁記著「超過三個月,不可能恢復」的筆記。


祝福妳,我親愛的朋友。

7 条评论:

  1. 太感人了!也许一万对情侣只有一对是这样吧!后来的生活是不是美满?是不是还会扶持下去?

    回复删除
  2. 呵呵,Elize,只要心中有爱,无论多远,都能走下去吧...

    回复删除
  3. 拿这个题材来拍部电影应该是不错的哦。

    感人呢。。。。

    回复删除
  4. 小时候,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住着一对很恩爱的夫妇。很可惜女的很年轻就疯了,且患上严重的哮喘病。病发的时候,老远都可以听到她的气喘声。我们放学走路回家都要经过她的家。很多小孩很坏,叫她疯婆子,她会生气追人。她常常到处去找刚刚出生的老鼠宝宝(眼睛还没开的)配红酒吃。
    难得他的先生(我们叫他阿星叔叔)很痴情,每次骑着单车载她抱着一只公鸡到我们家,请我妈妈帮她打鸡血针。他对她讲话很轻声,很温柔,把她当宝贝一样,羡慕整村人。他从来没有嫌弃她,对她呵护有加,照顾得无微不至。
    我妈妈说嫁给阿星叔叔这样的人很幸福。
    可惜,后来她病死了。
    他的痴情,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很感人,跟故事中的男主角差不多。 :)

    回复删除
  5. 很真、很感人,有个这样的丈夫,相信女人是幸福的。谢谢分享 :)

    回复删除
  6. Love has magical powers which supports you to overcome all difficulties and guides you through tough times.
    Love conquers all. :)

    回复删除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