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马华有史以来最婆妈的党争


马华回到“太公分猪肉式”时代,翁总随波逐流?


翁总接任总舵主一年,爆发有史以来最婆妈的党争,改革政策也以失败告终。


从双十特大后的局势演变,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马华要团结,摆脱不了“太公分猪肉式”的党职安排及用人標准。


“太公分猪肉式”一直是马华党内政治的一个特色,自林良实时代后期,虽然派系斗争非常激烈,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派系可以超越其它派系占据绝对优势。


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华的“太公分猪肉式”并不是有意为之,而是权力斗争的必然结果,是各个派系在权力斗争和分配的基础上形成的动态平衡。


但是无论如何,“太公分猪肉式”的政治安排使马华长期保持了活力。


但是,自翁舵主接任总会长以后,从第一次中委会到会长理事会会议,无论是人事佈局或改革政策,弃而不用“太公分猪肉式”,引起了党內外很大的回响。


评论认为,翁总激进的改革可以是“明治维新”,让马华起死回生,也可能是“百日维新”,让他在下届党选下台。


自逼宫派“浮头”之后,促成翁蔡联手,两派也早有默契,但是内容神秘。惟不容置疑,马华又一次回到“太公分猪肉式”的时代。


更有趣的是,目前占了上风的翁总舵主是否会被“逼宫派”迫和,也分得一杯姜?有兴趣者,继续看戏。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没有常识的“施政”是愚蠢的


在权威《现代汉语词典》中,“知识”的定义是:人们在改造世界的实践中所获得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

广义来说,知识有专业的知识,也有来自社会实践的普通知识。

普通知识是“知识”的初级形态,这个定义其实也是常识,其含义也包含了价值判断,例如:腐败是坏的,清廉是好的;杀害无辜是有罪的,沉冤昭雪是正义的;山埃采金是有毒的,保卫家园是有理的;收入低是痛苦的,要成为高收入国是不必杜绝贪腐、公平施政的……Oops!写错了,应该是:
没有常识的“施政”是愚蠢的……

你成功了吗?(增强版)

……成功并不一定要用事业、财富、官位、权势或者名声来定义,它们不是唯一衡量成功的标准。


个人认为,不管我们身任何职,只要尽自己的心,忠于职守,就是成功的人,能让这个社会有爱心有温馨, 大家才能在舒适安全的环境中生活。


一个老师,有教无类,桃李满天下,也许并不富有,但受人敬仰。


一个寡妇,含辛孤苦,把孩子拉把长大,也许她一贫如洗, 但她是成功的妈妈,受人尊重。


一个司机,很有责任心,不吸毒超车,把搭客安全带到目的地,他不富有但他很尽责任,是个尽职成功的司机。


职业没有贵贱之分, 每天在学校看到那个清洗厕所的工人,我都会对他说谢谢!学校一天没有校长老师,学生还可以正常上课,但是没有了清洗厕所的工人,我们就不能正常上课了,所以他是很重要的人,也是很成功的人。


一个建造吊桥的奸商,草菅人命,偷工减料,虽然赚了很多钱,但是害人不浅,让学子无辜丢失性命,那些掉到水里的孩子可是无辜的呀! 他能安心睡觉吗??


在马来西亚,治安败坏,警方每每找借口,以警力不足掩饰自己的无能。放着坏人匪徒四处横行,却可以出动大队人马用水泡车,催泪弹对付手无寸铁的国人,却滥权连人带椅拖走议长,抢夺议长帽,抢剥议长袍,“猴子偷桃“,捉穿黑衣的,点蜡烛的人。。。就连提起蒙古冤死女人,提起山埃的村民都变成犯法的!?发生刑事案,偷窃案时最好国民不要报警,以减少数据,他们权力大过天,离谱之极!大马这个标榜为法治国家,看来最“成功“的以法而治的非大马警察莫属!!


前天才刚跟朋友开玩笑说, 个人认为妓女还比政客有信用, 至少妓女不会像政客一样耍赖, 真的服务才得到回酬. ( 国外的妓女是合法的, 也定期经过检验不染病的) :)


看看那个代表 Bukit Koman 的人民代议士,看到自己选区的村民就逃之夭夭,这种政客,在来届大选,还有何面目再见村民??别忘了,她的成功是因为选民把她捧上台的,选民也同样可以在来届大选让她下台!这样的人民代仪士真的好失败!! :(


2009年10月28日星期三

心胸狭窄必作茧自缚


在三国演义里,“ 草船借箭”讲的是心胸狭窄的周瑜。他看到足智多谋的诸葛亮处处比自己高出一筹,便心怀嫉妒,甚至一心想将诸葛亮置于死地而后快。

有一天,周瑜请诸葛亮商议军事,说:“我们就要跟曹军交战。水上交战,用什么兵器最好?”

诸葛亮说:“用弓箭最好。”

周瑜说:“对,先生跟我想的一样。现在军中缺箭,想请先生负责赶造十万支。这是公事,希望先生不要推却。”

诸葛亮说:“都督委托,当然照办。不知道这十万支箭什么时候用?”

周瑜问:“十天造得好吗?”

诸葛亮说:“既然就要交战,十天造好,必然误了大事。”

周瑜问:“先生预计几天可以造好?”

诸葛亮说:“只要三天。”

周瑜说:“军情紧急,可不能开玩笑。”

诸葛亮说:“怎么敢跟都督开玩笑。我愿意立下军令状,三天造不好,甘受惩罚。”

周瑜很高兴,叫诸葛亮当面立下军令状,又摆了酒席招待他。

诸葛亮说:“今天来不及了。从明天起,到第三天,请派五百个军士到江边来搬箭。”

诸葛亮喝了几杯酒就走了。

鲁肃对周瑜说:“十万支箭,三天怎么造得成呢?诸葛亮说的是假话吧?”

周瑜说:“是他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他。我得吩咐军匠们,叫他们故意迟延,造箭用的材料,不给他准备齐全。到时候造不成,定他的罪,他就没话可说了。你去探听探听,看他怎么打算,回来报告我。”

鲁肃见了诸葛亮。诸葛亮说:“三天之内要造十万支箭,得请你帮帮我的忙。”

鲁肃说:“都是你自己找的,我怎么帮得了你的忙?”

诸葛亮说:“你借给我二十条船,每条船上要三十名军士。船用青布幔子遮起来,还要一千多个草把子,排在船的两边。我自有妙用。第三天管保有十万支箭。不过不能让都督知道。他要是知道了,我的计划就完了。”

鲁肃答应了。他不知道诸葛亮借了船有什么用,回来报告周瑜,果然不提借船的事,只说诸葛亮不用竹子、翎毛、胶漆这些材料。

周瑜疑惑起来,说:“到了第三天,看他怎么办!”

鲁肃私自拨了二十条快船,每条船上配三十名军士,照诸葛亮说的,布置好青布幔子和草把子,等诸葛亮调度。

第一天,不见诸葛亮有什么动静;第二天,仍然不见诸葛亮有什么动静;直到第三天四更时候,诸葛亮秘密地把鲁肃请到船里。

鲁肃问他:“你叫我来做什么?”

诸葛亮说:“请你一起去取箭。”

鲁肃问:“哪里去取?”

诸葛亮说:“不用问,去了就知道。”

诸葛亮吩咐把二十条船用绳索连接起来,朝北岸开去。

这时候大雾漫天,江上连面对面都看不清。天还没亮,船已经靠近曹军的水寨。诸葛亮下令把船尾朝东,一字儿摆开,又叫船上的军士一边擂鼓,一边大声呐喊。

鲁肃吃惊地说:“如果曹兵出来,怎么办?”

诸葛亮笑着说:“雾这样大,曹操一定不敢派兵出来。我们只管饮酒取乐,天亮了就回去。”

曹操听到鼓声和呐喊声,就下令说:“江上雾很大,敌人忽然来攻,我们看不清虚实,不要轻易出动。只叫弓弩手朝他们射箭,不让他们近前。”

他派人去旱寨调来六千名弓弩手,到江边支援水军。一万多名弓弩手一齐朝江中放箭,箭好像下雨一样。诸葛亮又下令把船掉过来,船头朝东,船尾朝西,仍旧擂鼓呐喊,逼近曹军水寨去受箭。

天渐渐亮了,雾还没有散。这时候,船两边的草把子上都插满了箭。诸葛亮吩咐军士们齐声高喊:“谢谢曹丞相的箭!”接着叫二十条船驶回南岸。曹操知道上了当,可是这边的船顺风顺水,已经飞一样地驶出二十多里,要追也来不及了。

二十条船靠岸的时候,周瑜派来的五百个军士正好来到江边搬箭。每条船大约有五六千支箭,二十条船总共有十万多支。鲁肃见了周瑜,告诉他借箭的经过。

周瑜长叹一声,说:“诸葛亮神机妙算,我真比不上他!”


“ 草船借箭”的故事,揭露了周瑜忌妒贤能、心胸狭窄的本性。今天,马华翁诗杰何尝不也是因忌妒才能胜他不止一筹的老蔡而作茧自缚!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你成功了吗?


请容许我转载一则火星帖:

有一个美国青年在墨西哥度假,他在小渔村中看到一个当地的年轻人打鱼回来。墨西哥人说:“今天我手气不错,打了满满一桶鱼。”

  美国人问他:“你打这桶鱼用了多长时间?”

  墨西哥年轻人回答:“两个小时。”

  美国青年问:“你为什么不努力工作?其他时间干什么呢?”

  墨西哥人说:“打完鱼以后,我就把鱼拿回家给我老婆。然后我睡午觉,醒来后和小孩子一起骑骑车。”

美国青年很自信地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捕鱼八个小时,把鱼卖掉赚更多的钱,然后捕更多的鱼,买更大的船,接着盖工厂,并且让你的公司上市,赚很多的钱,然后就可以提前退休,去度假,打打鱼。”

墨西哥人看了他一会,然后很诧异地说:“我现在就是这样了啊!你为什么还要让我这么辛苦?”

上面的故事虽然是个幽默,但告诉我们:成功并不一定要用事业、财富、官位、权势或者名声来定义,它们不是唯一衡量成功的标准。

对于成功的定义,每个人都不尽相同,也许,一百个人会有一百个不同的答案。

对墨西哥人来说,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不管旁人怎么看怎么想,也不理会自己所要的成功是否列入所谓“成功”的范畴里。

因为,成功是他自己想要的成功,他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不容他人置疑与唠叨。

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大家要谅解翁总


政治人物可以说谎吗?或者,我应该这样问,政治人物应该说真话吗?

从翁总“欲走还留”事件给予的启发,发现原来政治人物是不可以说真话的。翁总说,政治人物发表谈话,应视当时情况所需而定,属一种“游戏规则”。

经翁总这么一说,老朽恍然大悟。这不是扑克牌游戏吗?在扑克牌游戏中,欺诈对手是很自然的事。所以,政治人物说过的话,不应被视为一种值得信赖的言论实践。

认真思考,政治人物不说真话有时是有正当理由的,在某种情况下,政治人物甚至必须说谎。例如牵涉国家安全时,国家领袖为了维护公众利益,或取得良好政治成果而说谎,因此,社会大众理应被瞒骗。

我们应该谅解,政治人物与民众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他们背负着重大的责任与使命,因此他们的道德标准不能与我们一般常人相提并论。

在翁总“出尔反尔”事件上,大家横看竖看,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官职而留,但是,请大家不要忘记,翁总改革马华、彻查巴生港口自贸区计划弊端的任务仍未完成,为了国家和人民,为了履行选民对他的委托,他必须忍辱负重留下。

究其实,所谓翁总说话不算数,其实是一种具有需要性、被迫性的战术,绝非我等之辈狭隘地认为,翁总之所以出尔反尔是为了谋取个人利益。

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特大”与“特小”


高层喜欢玩“特大”
月亮聂老也疯狂?

如所周知
蓝星特大
解决不了道菜问题
老大欲走还留
结果乱上加乱

确切说
巫统、蓝眼之前也召开特大
主要修改党章
没啥看头;
蓝星特大则如连续剧
高潮迭起,
看官们如痴如醉

“特大”之后
剧情急转直下
反反复复
颠颠倒倒
“特大”惊闻变“特小”
同志春眠不觉晓

“特大”跟“特小”
原来是相好
如果您要问
大好或小好
老朽只能说
要因时因事因人而定

用到你时
呼朋唤友
设下饭局
笑脸迎人
把酒言欢
奉承唯恐不及
特大没得顶!

不要你时
三两红颜
窃窃私语
一板拍下
“特小”决定
睬你都傻

在他内心深处
大不一定都好
小不一定不好
大有时会变小
小有时也会变大
大和小他时常颠倒

月亮阿叔大年纪
身体好像渐缩水
好言相劝
千万不好玩大之后又玩小
一个不好
遗憾变更大

切记切记

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有事快快找首相调解


在首相调解下,马华党争局势急转直下,以大团圆结局。

这早有先例,马华屡次党争,都是在时任首相或副首相调解下“和好如初”。

回头望一望,八十年代党争时期,梁陈双方短兵相接,斗争十分激烈。梁维泮大舞关刀,连砍14人头落地,打到日月无光。最后,请出了已故副首相敦嘉化,陈群川梁维泮两旁听命受教,这样谈一谈,打了二十个月的内战就结束了。

后九十年代,同样的情况再出现,在敦马的“关注”下,介入从中调解,最终促使双林达致协议落实和平方案。

这一次,翁蔡两派其实打的很冤枉。党争非常时期,为打击党内同志敌人,各种手段各种管道派上用场,斗臭斗垮,要斗到对方身败名裂方肯罢休。

领袖们可知道,最可怜的还是马华基层。眼看领袖们家丑外扬,同志们都抬不起头来,只要在咖啡店,一听到茶客以轻蔑的声调提起马华,同志们就很不自然,红了眼睛,把头垂低,吭都不敢吭一声。

最后特大如愿召开,双方都势均力敌,不意却给小兵绊倒,使渔翁得利。眼看山穷水尽疑无路,幸好现在又回到原点,继续把官当,只是握手言和,不知心中是否仍有芥蒂。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骂来骂去,结果也是要排排坐、吃果果,如果是早早找首相调解,不就省了很多事吗?当初说不要外人插手,最后不也是请外人插手。

所以如果以后,再有党争的话,马华的领袖们,请汲取教训,快快找首相调解,这样才有多余的精力为华社办事。

蔡添强有没有证据?


贪污容易揭贪难。揭露一宗贪污案件,得冒一定的风险。

揭贪的大小与所冒风险的大小成正比;揭大贪、风险大,相对地,揭小贪、风险小。

揭大贪,只要一点点的错误,就有可能不但没有打击贪污犯,反而自己染上官非。

最近,蔡添强指发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沙菲宜阿达利用职权利惠朋党及抽用,在这起事件上,蔡氏冒著一定的风险。沙菲宜已否认蔡添强的指控,并且恫言,蔡添强无法出示证据,他将会采取法律行动起诉。

如果事情的演变,蔡添强无法提供具有证明力的证据而败诉,以后能够在这方面起作用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到时候,少了这一层揭露,贪官污吏们更加肆无忌惮,受害最深的还是人民。

智者说,对腐败沉默是可怕的,但漠视更可怕。

对贪污案件,人民一定要非常敏感。

在一个国家,最大的失败不是贪污腐败,而是人民对腐败的漠视。

可能你不喜欢马华林良实,但他的至理名言,你一定要听:鱼要发臭,总是先从鱼头臭起。

腐败也是一样。一个马来西亚,如果因为政治腐败,必将产生腐败的高官,尔后社会也跟著腐败。

可以这么说,腐败一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它必然反过来,加剧政治的腐败和社会的动荡。

每一个人都难以置身其外。

2009年10月21日星期三

无人监督,捞点应该

贪官污吏祸国殃民,搞到民不聊生。

每年政府总稽查司都作出惊人的揭露,但总是不见政府采取行动严惩所有涉及的官员与供应商,将他们绳之以法,导致年年都发生同样的贪污与干捞“奇案”。

一提到政府部门的贪腐弊端,老百姓就吐苦水。奇怪的是,对于这些黑白分明的稽查报告,虽然涉及贪腐官员和行贿供应商,反贪委员会却“视而不见”。反观查民联议员案件,同样也涉及供应商,却乐此不疲,甚至闹出人命。

稽查报告除了揭露多宗政府部门为没有执行的工程付款、物品素质低劣、没有监督和跟进、没有遵守合约、设备搁在一旁未使用、工程面对巨额亏损,以及政府公司近乎破产等舞弊问题之外,在众多令人瞠目以天价购买的工具当中,其中人资部属下位于美里的一所工艺训练中心,以每座3万零510令吉的“天价”购买了市价仅990令吉的立柱平台工具,而且还一口气买了6座。

供应商和官员在进行这些勾当时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其实,贪官污吏和行贿供应商何止不觉得羞耻,他们还很风光呢。就以天价购买立柱平台工具为例,价钱相差竟然高达2981%,利润之高,简直可以列入健力士记录,其过程如何,情节想必引人入胜,老百姓真的很有兴趣知道。

可惜的是,贪官污吏和行贿的供应商,多数都是狡猾奸诈之辈,他们懂得犯罪,当然也懂得毁灭证据。因此,要搜查贪污证据,很不容易,虽然我们知道贪官污吏及其跟班们贪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一提到贪污活动,他们就会声色俱厉:拿出证据来,不然我诉到你脱裤!

面对贪官污吏的声色俱厉,反贪污局时常都感到“无能为力”,普通老百姓当然更苦无证据。

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

我对廖署理愈来愈有好感

我开始对新任马华署理总会长廖冲莱愈来愈有好感。

根据一篇在网上流传的文章指也是卫长的廖中莱,与某家建筑公司有合作关系。

文章内容指廖中莱的夫人李善如在今年1月的生日,接受Axis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赠送一辆价值近60万令吉的Alphard。

面对这种指责,廖部长怎样处理呢?日前在国会走廊召开的记者会,他表示希望警方能彻查有关指控。

他甚至在厕所巧遇就此事而向警方报案的林立迎表示感谢。赞!廖部长这一步走对了,人家报案,他还感谢人家,这种宽怀大度,不但老朽心服口服,同时更赢得了老百姓如雷掌声。

但洗清指责的行动可以进一步跨大,就是不但要警方彻查,还应该亲自向反贪污局投报,要求反贪污局证明他的清白。

另一方面,根据当今大马网页报道,Axis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老板蔡金星接受媒体访问时,对有关传闻一笑置之,不愿进一步澄清及发表看法。

当询及他是否曾以这家公司名义,赠送一辆总值60万令吉的豪华轿车给廖中莱的妻子李善如时,仅笑著反问:“你说呢?”

由于贪污事件在我国层出不穷,被指赠送轿车给部长夫人是很一项严重的指责,而洗清指责的方法不是自己咀巴说了一句“你说呢?”就算。

个人认为,蔡金星应该为自己和廖部长及家人讨回公道,主动要求警方和反贪污局针对指责的内容进行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

任何人士,有没有赠送名贵生日礼物给官员家人,不是自己的咀巴一句“你说呢?”说了算,而是靠执法单位来证实,即使这其中有政治阴谋,也是要面对的。

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

最怕有人爆料


当官是会上瘾的。

官当的愈大,官瘾越深。不管是大官小官,上到部长或副部长,下到村长或市议员,无不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我们这些“当民的”只知道“当官的”手握重权,整天发号施令。其实,“当官”真正的乐趣,只要当过,就会领略其中奥妙。

一般来说,当官有级别之分,感觉也有所不同,部长有部长的感觉,村长有村长的滋味,但大家都是高“民”一等。

尤其是手握重权的,那份自在与得意,走起路来,风声两旁呼呼作响。

不说可能你不知道,假若你是个部长,除了大小便要亲自自己处理之外,别的不用再操心。

当你准备上班,有人为你左右护持;当你走进办公室,就有人将椅子推到你的屁股下,一切都有人照应。

你要去开会还是要去主持什么仪式,有人给你提公事包,拿Laptop讲稿。你还没有讲话,麦克风已送到你面前;讲话间,还有人不断给你倒水,几乎一切都不用自己动手。

你要外出巡视,官车开到你面前,有人为你打开车门,你上了车,自然有人将车门关上,你还没到目的地,就有人为你联系,给你安排了食宿,人还未到,接应的人已等候多时。这也是下属表现忠心的机会。

你家里的生活也不例外,家里缺什么,不用自己嘱咐自会送上门来。经常上门的贵客发现你没有阿尔法、大型LED、空调……等等,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齐备。

这些都是当官的好处。所以说,不管官做大做小,大有大的利益,小有小的好处,谁都想当官,因为当官的感觉好,没有当过官的想当官,当过官的不想下。于是才有了为争夺党职官位没完没了的闹剧。

当然,所有的这些,是要根据你的官位的高低和权力的份量,谁也不会违背交易市场上的游戏规则,谁也不会去做赔本生意,别人的奉献是要讨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部长们也应该掂掂事情的轻重,本不该享受的利益,当有人爆料时,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2009年10月18日星期日

特大二号即将开锣

马华党争高潮迭起,特大刚刚结束,还未及喘气,另一场游戏又将开始。


摆脱不了内斗内行的宿命,马华当权派再次出现裂隙,可怜原本四分五裂的马华,如今形势更为混乱,双十特大之后预料另外还有一场特大二号,翁廖蔡决战重头戏即将开锣。


综合观察,广义来讲,在三派之中,掌握约半数基本盘的蔡派,在当前局势,势力最强大。老蔡现在想必已经放松心情,跷起二郎腿,隔岸观虎斗。


被翁派指为“密谋篡位”的廖派,中委人数竟然过半,可见已经酝酿密谋倒翁一些时日了。此派的特点是行军神速,四川变脸功夫了得,集体负责瞬间可以变成集体不负责。


而嘴皮功夫了得的翁总,在党内,似乎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派系。昔日战友倒戈相向,翁总可谓“众叛亲离”,只剩下三五位死硬份子。翁总在15日的中委会议中,虽然出其不意耍了一招回马枪,让挺廖派措手不及,但相信也只是以空间换得一时的回光返照。


如果没有意外,原本与蔡派势均力敌的翁派,如今分裂出挺廖派,老蔡即使短期内不能重返党中央,但俨然已经成为党内最大派阀。


未来局势发展如何?翁蔡结盟、廖蔡结盟、翁廖和好如初?


欢迎各位就座看好戏!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谣言”不止于知者


也许国情不同,
在大马,
谣言不可不信,
但也不能完全相信。
也就是说,
要了解一下谣言的真实性,
才可信或可不信。
这叫“谣言”不止于者。

其实,
谣言本身虚虚实实,
不可不信,
也不可全信。
谣言有虚的一面,
也有实的一面。

奇怪的是,
在我国,
谣言初始看似虚,
一段日子后,
却又变成实,
而且都是“大单野”,
久而久之,
就很难叫人不信。

很多时候,
谣言并不是坏人诬告好人,
有时是坏人诬告坏人。
这叫以毒攻毒。

谣言也是老百姓的一种业余文化活动。
他们即不为党职发愁,
也不为官职担忧,
大家互相交换一下信息,
活动一下舌头,
这是老百姓的自由。

但是,
谣言诬告一个农民偷鸡不相紧,
谣言诬告某个部长坐机不给钱却非常严重。
因为,
分分钟你会赔上一亿。

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翁总会长冷暖自知

姑置勿论,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是否应该离任,
马华公会15日中委会议未开,
已有不少领导迫不及,
或含羞半掩面、
或毛遂自荐公开表态,
以图更上一层楼……

当然,
这不能怪他们,
大家要明白,
政党政治是用来干什么?
就是要来掌权的。
谁来掌权?
当然是要挑自己人掌权。
说得难听一点,
是一群吃政治饭的人在混,
无关老百姓的生活。

对大部份领导来说,
党职的安排是头等大事,
因为这也关系到官位。
历史告诉我们,
党争时期,
那些慷慨激昂,
义正词严的伟论,
大多都会在官位排定之后忘得一干二净。

其实,
这次的马华党争,
民众注意的是谁上谁下,
当戏来看,
并没有觉得谁上谁下,
自己的生活会起着什么重大变化。
尤其看到众领导一路来的表现,
心里已经冷了半截。

像这次备受瞩目的几位总会长人选,
在他们担任大官期间,
有什么重大表现吗?
各位请帮忙想想,
想到什么,
请留言告知。

2009年10月10日星期六

拳王争霸战~海南才子VS潮州怒汉

马国时间2009年10月10日上午,全国瞩目的海南才子翁总舵主VS潮州怒汉蔡老二的“拳王金腰带大决斗”,在马华总部三春大礼堂打响。

由于这场赛事关双方的命运及在政坛上的地位,因此无论是翁总舵主还是蔡老二,都把这场龙椅争霸战视为一场“生死战”。

结果出乎意料,在决定性的最后一个回合,两雄双双挂彩,饮恨擂台。尤其暗锤的是翁总舵主,此刻锥心痛苦地坐在龙椅上。

回顾赛前,在前三个回合的比赛中,双方势均力敌,开场后蔡老二气势很盛,而总舵主则打的沉稳老练,利用身高,臂长的优势,尽量保持与对手的距离。未能让蔡老二在开场后的三回合就想结束战斗的想法得逞。

第四回合,总舵主利用身高臂长优势开始在比赛中占据优势,但打法依旧过于小心谨慎。

第五回合,双方在场上打得较为谨慎小心,场上没有出现精彩场面,观众也看得很沉闷,也许经过前四回合的试探,双方都清楚这是将是一次异常坚苦的比赛。

从第六回合开始,总舵主在比赛中开始占据上风,他漂亮的左手刺拳,使得蔡老二很难接近他,距料在最后一个回合,眼看胜望在即,却因不小心被裁判绊倒,跌了个倒栽葱,不能再继续比赛。

至于翁总舵主会否放弃拳王金腰带,有待下回分解。

2009年10月7日星期三

笑!是您嘴边的一朵花


给大家猜个谜语: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就对你哭——这是什么?

人们都猜:这是镜子!我却认为:这是生活。

不是吗?愁眉苦脸地看生活,生活肯定愁眉不展;开朗乐观地看生活,生活肯定阳光灿烂!

套一句常挂在人们口中的话: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啥不开心每一天呢!

但是,往往讲时容易实现难,人在顺境时容易笑,但在遭遇逆境时,却很难笑得出来,然而,最该笑的时候,不正是在遭遇逆境的时候吗?

不要对自己落井下石了!遭遇本来已经够坎坷了,再去痛苦和忧伤,往往就是给自己多一重打击。

笑!是您嘴边的一朵花,是您向逆境挑战的最佳武器。能够笑对失败,需要一份勇气;能够笑对成功,需要一份淡泊;能够笑对人生,则需要一份智慧。

让我们在成长中学会笑对人生。

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爱是最伟大的力量



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有人可能经过一次打击之后,就一振不起,但是亲爱的朋友,希望您们也会和文中的女老师一般,不被现实而打败,毕竟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自己手中。而爱又是最伟大的力量,只要心中有爱,彼此扶持,一定可以治愈任何伤痕!



……值班的時候被叫起來導尿,在加護病房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但這次卻是個女患者,「女病患尿不都是由護士負責的嗎?」我問。


「抱歉,醫師,她的很難導,要麻煩你一下。」護士滿臉歉意地說。


於是,我步入病房,床上躺著一位清秀的女病患,身旁則站著一個斯文的男士。


他一看到我就說:「醫師,對不起,三更半夜把你叫起來,可是她實在是脹得受不了了。」拿起導尿管,我試了一下,管子硬是卡在膀胱頸進不了膀胱。


我想可能是膀胱頸痙孿,這在脊髓損傷病患中相當常見。


我立刻吩咐護士,打一針鬆弛劑試圖使膀胱頸放鬆。


再試一次,果然通了進去,導尿管內才汩汩地流出近一千毫升的尿液。


「完了,這下膀胱準脹壞了,又得再費事做膀胱訓練」我心想。


在處理過程中,我與他倆閒聊,終於知道整個故事的輪廓。


......這對戀人,在同一所國中任教。一天,兩人相約同遊青翠的山谷,未料竟發生意外。


女老師失足墜落深谷,摔斷脊背,造成半身癱瘓,開完刀雖已近三個月,大小便仍無法控制,而男老師也一直陪伴在病榻一旁。


隔天,教授查房,住院醫師報告女老師病情摘要後,教授緩緩搖搖頭說:「已經三個月了,一點進展也沒有,復原機會不大。」我在筆記上紀錄下這段話。


女老師的頭偏向牆壁,在大夥兒將目標一向下一床病患時,我依稀聽她的哭聲,男老師則在一旁輕握著她的手。

「離開我吧,我不會好的,」她說。


他堅定的搖一搖頭說:「都是我的錯,我要照顧妳一輩子。」


「傻瓜,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和你無關。」她忽然提高音量。相當激動,大家, 包括 教授,都轉身望向他們。


「你已經請假快超過三個月了,再請,學校會要你辭職,」她激動地說。


男老師仍堅持地說:「辭就辭嘛,我教了幾年書,還有一點積蓄。」


女老師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喊:「醫師,他要騷擾我,快把他趕走,快來人哪,他是個瘋子,你們醫院搞什麼,還不把他趕走。」


經過一陣喧鬧,我們只好將男老師請出了醫院。


女老師復原狀況果然不出教授所料,一直無法突破。


尤其在她趕走男老師後,護士說她常暗自流淚。


好幾次,男老師捧著花束來,都被他高聲叱喝而走。


最後一次,她揚言如果他再來就要自殺,從此再也沒見過男老師了。


某夜,又輪到我值班,正在為女老師鄰床的病患換藥,突然聽到一位中年婦人向她致謝:「多謝妳能體諒我們做父母的心,幸虧妳深明大意,不然我那個兒子,真會為妳一輩子不娶了。」


只聽女老師幽幽地說:「伯母,志雄是個好人,願意嫁他的人一定不少,我不能再拖累他了。」


我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她一定要趕男老師走。


我原以為是女老師接受不了半身癱瘓的事實──發瘋了。


那天晚上,她流了整夜的淚水。


「她是個善解人意的女人,怕哭聲吵到鄰床,總是掩住口鼻哭泣。」護士說。


時光飛逝,過了一個月,她的膀胱訓練終於成功,可以自己控制大小便,她的褥瘡也癒合了。

接下來的是更艱難的步行訓練。


她必須大費周章的綁好兩支重達 兩公斤 的長腿支架,再撐起兩根腋下的柺杖,才能掙扎站起來,勉強地拖行。


第一步嘗試便摔了一跤,幸好旁邊有治療師扶住。


她咬著牙,一次又一次的嚐試著…「我好想念班上的學生,」她說。


就這樣,她竟也一步一步用柺杖走了起來,只是步伐還不穩,常常摔跤。


奇怪的是,自從她轉到一樓運動治療室訓練步行後,倒是常瞥見有個帶帽子及墨鏡的男子站在遠處。


「是其他患者的家屬吧,」我想。


醫師,你知道嗎? 那個女 老師常在半夜到長廊練習走路」護士偷偷告訴我。


「或許,她真的可以走出醫院哩」我想。


但是耳邊馬上又迴響出那一段話:「超過三個月,不可能復原了。」


那天晚上,不是我值班,卻始終無法入睡。我索性回到病房,整理了一些病歷,好為隔日查房做準備。


忽然我聽到長廊那頭響起一陣「喀,喀」聲,伸頭望去,只見女老師孤零零的背影拖映在冰冷的長廊上,她正在練習走路。


「糟了,今天早上長廊的那一頭才剛上了新蠟,中午還有一位家屬在那兒摔倒,何況是不良於行的她了。」


我的警覺太慢了,只見她搖晃一下,身體就像被砍倒的樹一般,撲向冷硬發亮的地板。


「完了!」我大叫一聲。


突然,從旁邊衝出一個黑影,即時拉住她的衣襟。


但重量可能太重了,或者地板太滑了,兩人便一起摔跤在地板上。


多虧這及時的一拉,落地的聲音顯比預期小多了。


[志雄,你這又何苦。] 長廊盡頭傳來這句話。


我急忙趕過去,差點也摔了一跤。


只見散落一地的柺杖、帽子、墨鏡和地板上那對苦命鴛鴦。


「你們不要緊吧,」我一邊檢查有無外傷,一邊問她


「不要緊。」女老師掛著淚珠的面龐第一次出現笑容。


「醫師,去跟教授說,我一定要走出去!」女老師握著男老師的手說。


之後,病房內又看到他們形影不離地做復健。


隔不久,我被總院調到外地支援,回來時,女老師已出院。


不知是哪一天,陽光悄悄灑滿了長廊。


我相信自己一定是眼睛花了──她們竟向我走了過來。


女老師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說:「 賴醫師,我回來做檢查的,一切正常。」


我楞在原地,許久說不出話來。「不用穿支架,不用柺杖,一切正常。怎麼可能??」


醫師,我們走囉。」


男老師向我揮一揮手,女老師也向我說了一聲「再見」。


「不,不要說再見!」我笑著大聲回答,順便撕掉那一頁記著「超過三個月,不可能恢復」的筆記。


祝福妳,我親愛的朋友。

2009年10月5日星期一

把自我" 干掉"

奥修说,人的“自我”是与社会地位、社会职业和家族紧密联系的。换个说法,它是指人对于自己以及自己和周围事物的关系的一种认识。

随着社会迅速的发展,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多样化,人们不自觉地自我变化自我膨胀。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心里困惑就如阴影般纠缠着人们,导致着人们衍生错觉,以为这些社会所给予的身份认知就是真正的我。

因此,在生活中,有人开始随波逐流,把社会所给予的身份认知深置在自我意识当中,拼命地自我保护,使“自我”不受批评,不暴露自己的短处以免威胁“自我”。

对自以为不是“自我”的“自我”,做大官的人更不容易识破,一不留神,就落入“自我”之中。有一个笑话,说当官的都喜欢奉承,但某高官自称:“我就不喜欢别人奉承”,但潘旁边人说:“确实,唯有您不喜欢被人奉承”,高官听了很是受用,自我陶醉而不自知。

许多人求名求官,到一定层次后,并不为图利,而是心底里渴望被别人仰视、羡慕,喜欢被人前呼后拥、高人一等的那种虚荣,这些都是“自我”在作祟,世人却乐此不疲。

网络上的“自我”就更多了,别人对自己的帖子赞叹就高兴,一指出毛病就没完没了地跟帖辩论,总想找回点“自我”。他们误以为网络的一切都是虚幻,现实的一切才是真实的,殊不知竟然在虚幻中暴露了千方百计隐藏的“自我”。

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特大之后路往何处?

有人说,写文章,要喜欢说话,文章才写得出来。最近很少写马华,许是党内天气阴霾,引不起我说话的欲望。

对于马华当前的乱局,相信不想说话的不止我一人。虽然党争获得主流媒体大篇幅报道,但并未引起华社深切的关注,从咖啡店民眾以及马华草根的反应,大家都不期然溢出那种“没眼看”的厌倦心態。

现在,除了部分中央代表,还有那些涉及切身利益的人,谁还在乎马华党争?

回顾308全国大选以及西马的7场补选,华裔选票严重流失,似乎还唤不醒马华这头睡猫,一年多来,马华有真正聆听华社的心声吗?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我这里,一些通过马华处理的课题,常令到有关当局不能真正了解华人的意愿,事情反而变得棘手。

看到这样子的一个事实,若有任何课题,现在大家都亲自处理,直接找有关方面对话。任谁都可以理解,反正巫统说一,不见得马华敢说二。

可悲的是,一个流失了大量“民心”的马华,仍在为党职和官位,争个不亦乐乎。马华特大之后路往何处?老蔡回来,马华起死回生?翁总续掌大权,马华浴火重生?相信大家都心照不宣。

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提升生命的价值

从生命开始的一霎那,
人的生命就注定进入了一种倒计的状态!
在这种不断“损失”的形势,
用心呵护属于今生的前缘再续不留白,
是一种生命价值的提升。
也许,
在提升生命价值的前提下,
学习,
对个人与他人生命的关怀,
进而扩展到一切自然的生命,
是一种享受生命的过程。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