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5日星期四

副部长亲自处理山埃採金投诉‧反山埃采金工委会无人出席


(彭亨‧关丹)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亲自处理武吉公满山埃采金投诉案,不过反山埃采金工委会竟然无代表出席。

慕鲁基亚今日(週四,6月25日)在彭亨州公共投诉局进行工作访问,也负责处理3项州內重要投诉个案,把反山埃采金课题列为重点处理个案。

公正党2人受托出席

至於政党方面,也只有公正党关丹区部第一副主席丘福泉及副宣传主任潘耀前等人,应行动党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的要求,代为出席以反映问题。

慕鲁基亚在新闻发佈会上指出,他是於2天前在国会,接获由大约15名来自武吉公满的居民呈交的备忘录,以投诉当地山埃采金活动,造成噪音及空气污染等问题。

他表示,投诉人(反山埃采金工委会)不但没有出席,受托出席的代表也与上述事件没有任何关係,这种態度令他感到十分不满。

他指出,他已要求彭环境局及卫生局对居民的投诉作出匯报。

“彭亨州环境局代表早前在采金范围测试噪音水平,发现当地噪音只维持在48.7分贝,比当局所限制的水平(55分贝)低。

针对采金所引起的气味问题,经环境局测量后证实维持在当局所允许的水平下。

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

此外,环境局也在公满河及数个地点採集样本化验,证实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质,而且安全使用。”

“同时,彭亨州卫生局也於今年3月24,向当地153名居民展开调查,確认当地没有人出现不適,之后,当局於翌日再调查93人,其中有6人出现头晕及头痛徵兆,但是经过诊断后,证实此徵兆与山埃无任何关係。”

他指出,卫生局已在当地展开了监督行动,证实当地各诊所的病诊记录中,並没有出现因山埃化学物所引起的症状。

下週实地瞭解详情

慕鲁基亚表示,综合上述各项调查显示有关采金公司在当地的操作,未对当地居民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因此他也表示这间工厂可以继续操作。

他也宣佈將於下週亲自巡视武吉公满采金地点及访问居民,以实地瞭解详情。

设立在距离劳勿镇约600公尺的武吉公满矿区的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於今年2月投入采金活动,佔地400英亩,並聘用170名当地居民工作,由於采金过程使用有毒化学物品山埃,而遭受当地居民的反对。

星洲日报‧2009.06.25


~据出席采访的媒体朋友告知,副部长态度认真诚恳,并在会议上表示,接这宗案子,已准备面对一定的风险,但是“反山埃采金工委会”无人出席,令他感到十分失望和不满。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1 条评论:

  1. 同日你看看环境部长说了什么?

    联席会议议决山埃采金安全
    环境部称运载过程没有危险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0055.html

    武吉公满居民抗毒运动投诉无门
    环境部长指山埃采金不危害健康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7257

    你想既然有部长已经“硬性”背书,出席与不出席有分别吗?

    如果不让村民的专家代表进入检验,如何取信于人?

    回复删除
  2. 反山埃委員會今早又起早摸黑地扑下吉隆坡會見一名有望可以救我們三千人一命的約會,況且慕鲁基亚並沒有告訴委員會們他們必須出席,單純的白發战士們就放心去做別的事,哪知慕鲁基亚卻會為他們的缺席而心生不快。
    官爺們,這些白發战士們天天風塵僕僕東蹦西跑到處找人救命,來自鄉村的他們不懂人情事故,不懂江湖規矩,不小心踏到某人的尾巴一下,就被粘下不負責任的標籤,可怜。
    我想,這是慕鲁基亚的辦事方式不對,委員會們不是他肚裡的一條虫,哪事能知道他要怎樣?起碼該約個時間談個細節吧?
    下個星期又說要去"实地瞭解详情",下週有七天那麼長,哪一天去? 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總不成天天坐在茶室等他吧?
    可怜的白髮战士們,為了去國會提呈备忘录,千辛萬苦,卻被誤解成一場鬧劇。國會提呈备忘录那麼好玩嗎?唉。。。馬來西亞人的分析能力怎麼會這麼差?

    回复删除
  3. 竟然没有人联络工委会并告知是出席一个对我们如此重要的会议,与其说他们不出席,倒不如说有人存心制造他们缺席而借题发挥大造文章!那么心里的鬼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张牙舞爪了!
    我们这一群后援会也是在新闻发布后才恍然大悟,更何况单纯的白发工委会,可怜他们前天才忙完讲座今天又奔出来吉隆坡找某部长求救!就在尽力拯救家乡的同时,又被另一只不会讲人话的狗官出卖了!

    回复删除
  4.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5. 安全?等到有一天測到水源,空氣都己出現問題,也就是三千條人命game over 的一天。同鄉們,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記得集体去和那些說"安全,附合標準"的人算帳。

    回复删除
  6. "奔出来吉隆坡找某部长求救!",请问这部长是谁?

    回复删除
  7. 如何从困境中突围而出?

    1。画地自限?
    2。怪罪他人?
    3。情绪高涨?
    4。化为厉鬼?

    回复删除
  8. 朱:

    如果他們画地自限就不會跑上國會呈情。不然您大人有何高見?

    回复删除
  9. 俺不是大人,也没高见。不过,馊主意倒是有一点。

    武吉公满工委的舆论战相当成功,呈情国会是突破框框。但是期待备忘录自己说话,无异缘木求鱼。会议上据理力争是不可或缺,不然就只有任对方陈言。

    “部长‘硬性’背书,出席与不出席没啥分别”的言论,是一种误导。除了画地自限,同时鼓励了工委放弃权力。

    舆论战告一段落,有必要思考跟进策略。舆论战、司法战、争取官方支援,三管齐下,需要高度的凝聚力和组织能力。

    多多借口,大骂“狗官”固然痛快,但于事无补。

    回复删除
  10. 朱先生,
    您怎么知道他们在画地自限怪罪他人情绪高涨化为厉鬼大骂狗官的同时,并没有思考跟进策略,进行舆论司法争取官方三管齐下?
    没有人会放弃陈请的权力,因为那等于放弃我们生存的权力。Lexus,恕我们不能讲明背后真正那位部长是谁,只能告知那是1个月前的预约。
    由于固中很多事情涉及层面甚广,并非所有事情得透明化让各位看清,所以当中误解亦能体谅。朱先生,很感激您对此事的关心,但是有时候你没看见的事情不代表没有,所以我并不认同您抹杀他人拼了命的努力,再说,有些你看见的也不一定是事实。
    如果有得罪之处,请宽恕!若要加入援助队伍,则email至bancyanide@gmail.com
    谢谢高见。

    回复删除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