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登峨系列-1


朱墨华撰写
资料提供:已故王雅浩先生


海滩一役
1979年4月30日

一艘越南难民船在茫茫大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流。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片寂静,只有海浪拍打船舷发出单调的声音;偶尔一两只海鸟飞掠而过, 发出悲壮的鸣声。船上二百多位男女老幼,无精打采地躺在船舱里,想到所有的黄金、美钞、首饰、食粮不但全被海盗掠夺一空,船上的女性还被他们凌辱、蹂躏,临走之前,砸烂水缸、击穿水桶,还把引擎破坏;一时,孤寂、惶恐的感觉笼罩着上每个人的心头,投奔第三世界的夙愿,也由强转弱,能否渡过眼前这一难关,已不敢多加思索。

“有陆地!看到了陆地!” 突然,欢呼声响起。他们终于发现了大马的陆地,整船人雀跃万分、紧张不已,从此雨过天晴了啊。充斥着希望的心仿佛保护神的降临,一时的欢乐令大家也暂时忘了超载的船已经不胜负荷。海浪澎湃,越涌越汹,渔船颠簸,越摇越晃;汹涌的海水瀑布般地冲进舱里,从一个角落涌到另一个角落……船民越呼唤,渔船越沉重,终于破――裂,断成两――截,在波浪中慢慢消失……船民们意识到危险即将到来,却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看着……

二百多位越南难民漂浮在茫茫大海中,哭声、喊声混成一片。面对大海,他们显得多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助。在悲号声中,不论男女老幼,一个接一个的,被无情的海水淹没。悲号声杳然去,越变越小,越变越弱。遭受灭顶之灾的船民,难道是劫数难逃?刚刚排除万难,从战火纷飞的无常乱世中逃脱,如今又葬身怒海;使投奔自由于第三世界的夙愿,划上句号。

  一部分的人很幸运地被救起, 有的虽然被救上岸,却已经断了气;没断气的虽然侥幸从汹涌的波涛中逃生,可是,眼看着自己父母、妻子和孩子惧怕的神情在怒海中作垂死的挣扎;听着他们无助、凄厉和绝望的哀号声,渐渐消逝;心中悲恸,又几人能体会?

人的一生中,有些事是过眼烟云,有些事却铭心刻骨。海滩一役,对现年六十五岁的陈文石而言,绝对是一椿惨痛的记忆。每次开启往事之门,都有一种沧桑和悲凉,是26年来,摆脱不了的噩梦。

“什么事情都可以淡忘,就只有这一椿,我无论如何都忘不了。并且是,随着岁月的增加,记忆更告鲜明。那怕那天我死了,这惨痛的记忆也会一起带进棺材里头!” 他那哽咽的声调,惘然的样子,激动的情绪,切肤之痛,尽显露了出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