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登峨系列-3


自由的代价


陈文石追述:“我们陈氏家族要逃出越南的成员上下有卅二口,每个收十两黄金,卅二个人便要付出整整三百二十两的黄金,那可真吓人哪!不过,每名人头收十两黄金是在西贡上大船的收费,如果是在乡下出发,每名人头只收三两黄金,三乘卅二等于九十六,换言之,只要我陈氏家族的人在乡下上船,便可省下高达二百廿四两的黄金了,我家是做生意的,当然懂得精打细算,于是选择了在乡下金欧的海港上渔船……”

如果当年陈文石一家人不是为了省下那二百廿四两的黄金,而在西贡的海港上大船,或许已经成功的逃离越南,顺利的登陆澳洲、大马等国,今时今日,恐怕陈氏家族波澜不兴的命运就此斗转,在别的国家重建自己的家族事业王国。

说到这里,陈文石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唉!如果我早知道我们陈氏家族这么一逃,会落得家破人亡,凄惨的田地,我们又怎会吝啬那二百廿四两的黄金?甚至打消逃出越南的念头也胜过死了廿二条人命呀! ”

陈文石被人救起后,获悉全船溺死百余人,自己家人30多位,有廿二人命丧大海,他内心所承受的,是对一家廿二人性命的亏欠;假如不是他一再坚持,家人就不会命丧大海!无限的懊悔,也挽回不了家人的性命。从亲人溺毙、捞起到下葬的过程中,陈文石都被扣留在难民营里等待被遣送回国,他根本没机会见到亲人最后一眼,更莫说去凭吊上香。

在那个动荡年代,那些不幸惨遭没顶葬身大海的罹难者,到底有多少人呢?是一个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问题,因为没有人知道有多少越南人民乘船投奔怒海。 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官员,通常都认为在越南人大逃亡浪潮中,最少有一半的逃难者已葬身大海。

陈文石当年蒙加拿大收容之后,便竭尽所能,千方百计要把仍留在越南的姐姐一家人接到加拿大生活,但姐姐一家人最后在慎思后拒绝移民,因为她深信在熬它若干年后,会有好日子过的了。
陈文石说:“果如我姐姐所言,现今越南开放后,只要肯努力,参与政府推行的建设计划,人人都有好日子过了……”


求得下下签

一九七九年之前的陈文石,是个绝对不认命不认输的铁汉子,经过海滩一役,他不但彻底的认输,更完全的认命。有些人为了自由,不甘心苟且偷安,宁死也不愿意同化于苛政中。另一些认为:为了谋求新的生活,付出如斯巨大、沉重的代价,值得吗?现在越南政权不是改弦易辙,搞经济建设吗?何必以如此悲壮的方式逃亡?更有些人说: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是非常沉重的代价…..莫非是历史跟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在登船准备逃出越南的前夕,一向很迷信的陈家双老,特地跑到神庙里去占卦一番,占卦的结果是得了枝下下钱,其中一句话赫然是:“阎王招兵买马,此行必死无疑。”立时把陈文石的双亲唬得魂飞魄散,慌不迭的要求儿子打消逃出越南的念头,免得全家上下卅二口在海上罹难。

但当年卅九岁的陈文石,是个头脑精明、日理万机、更具愈战愈勇、不屈不挠的脾性,又怎会把命运托付在一枝签文上呢?从来不迷信这一套的他,没有理会老爹老娘的劝阻,依时上船。

登上了那条渔船的船民多是和他有着相似的遭遇,为了摆脱苛政控制下的命运,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种冒险的途径。投奔于怒海,除了会面对海盗以及汹涌波涛的袭击之外,也必须面对当地政府拒绝登陆或遭受驱逐时,一些船民会刻意把引擎破坏或把船击穿,使它沉没,以求登陆。在这种进退失据之下,年迈老人、襁褓中的儿女以及稚龄孩童能够在汹涌波浪中安全登岸吗?似乎没有人考虑到这一点,大家满怀希望,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备足两桶柴油,他们在一天深夜悄悄离开了海岸,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便来到了公海,由一位越南渔民驾驶着机动渔船向南行驶,冀求登陆大马再转往澳州。所有的船民都很有信心,他们在出逃前变卖了全部财产,把钱在黑市上换成美元带在身边,作为到达澳州后的生活费用。

渔船在茫茫大海中行驶了二天,他们带来的食物十分充足,那些因为晕船而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