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登峨系列-4




海盗打劫


当陈文石与两百多名越南船民所乘坐的那艘船,行驶至泰国海域范围,忽然,一个伏在船头,观望波浪不停起伏的小孩兴奋地喊了起来:“有船来了!” 船民们顺着方向望去,果然远处海面上出现了一条机动帆船,正朝着他们的方向驶来。所有的船民都非常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孤寂地在海上行驶了二天,一条过往的货船或渔船都没有看到。长时期的寂寞感、脱离越共统治的愉快,这种复杂的心情,使他们都聚集在甲板上,向那条正在驶进的机动帆船欢呼、招手。

机动帆船驶近了,开始靠上船民们乘坐的渔船。在那条帆船的甲板上站着二十多名赤膊或者穿着花绿衣服的强盗。他们佯装是热心的渔民,要热心的伸出援手引导陈文石他们的渔船朝正确的方向行驶。突然,在大家不察之际,抓住数名孩童为人质。 与此同时,手持匕首、铁棍等凶器的海盗跳上了渔船,把正要逃进船舱里的船民都赶到一起,集中在桅杆下面。


惊慌失措的船民在海盗们的武力之下全部跪在甲板上,看着他们把财物搬到帆船上去。由于事先没有准备,船民们的财产大多数放在船舱里,所以每一个人都焦急地望着海盗们从船舱里搬出的东西。

一个小时之后,那些海盗离开了渔船。船民们茫然地坐在甲板上。离开越南以后受到的第一次打击,使得他们沮丧地垂下了头。逃往一个自由、舒畅国家去的希望在他们的心中开始黯淡下来。

陈文石说:“我们这艘难民船,原只能容纳五十人,却挤满了二百多个人,可以想象个中挤逼和恶臭的痛苦,这些,我们都可以忍受得住。然而在海上仅仅两天两夜,便前前后后遭遇了十多次海盗的打劫,那种痛苦才是真正的受不了……”

第二次,第三次,碰上同样是佯装热心渔民的海盗,表示要给予协助,一旦登船便亮刀捉住人质,威胁要钱。之后,大家也就学乖了,夜里不敢亮灯,白天老远看见形迹可疑的船只,就有所防备,没想到这么一来,愈发招惹多艘海盗船围攻,尽掠一空。


痛不欲生

陈文石黯然追述:“都说了,不过仅仅两天两夜,便先后遭泰国海盗打劫十多次,我们的财务便告减少,到被打劫十多次后,全船二百多个人贴身衣裤里所藏的黄金、美钞、首饰什么的,都尽让海盗被搜了出来。”

“最后一批登船掠夺的海盗,发现没钱没物可抢,震怒之下,便把船上由三尺女童到八十岁老太婆,但凡是女的便一律强奸、轮奸,极尽凌辱能事,船上的男人一个个眶皆尽裂的看着自己至亲至爱的老妈、妻子、妹妹、女儿受辱受创……”

海盗更在饱逞兽欲后,临走前把船上装盛食水的大缸大桶一个个全砸烂击穿,并把引擎大肆破坏,如此一来,全船二百多男女老幼不但没有半口粮填肚,也没半口水解渴,渴得发昏的时候,又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人人以尿当水活命。可是撑没两天,有一老妇病死了,有一小孩夭折了,避免感染尸体的病毒,又唯有含悲忍泪把这一老一幼给抛入海里去。

四周海面一片寂静,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一阵肃杀之气笼罩着整条船只,心禁不住悲凉起来。几天的连续航行使船民们变得沉默,离开越南海岸时的欢乐渐渐被焦虑和茫然的感觉所代替,以至有些人怀疑,他们是否能够如愿以偿地到达他们渴望的那个国家——澳大利亚。

陈文石追述至此,痛不欲生之情显露无遗:“引擎完全失去操作功能的船在海上漫无目的漂流了一个多两个礼拜,最后终于发现了大马的陆地,整船人心情雀跃、紧张,以为从此雨过天晴了,却没有察觉到超载的船已经不胜负荷,汹涌的波涛使渔船颠簸起伏着,在波浪中慢慢倾覆。”

眼看着船慢慢地,慢慢地沉没,船民们偎缩在船舱里,心里充满了绝望之情。几个儿童与妇女由于害怕底声的啜泣了起来。他们曾经天真地以为,即使遇到一些风浪,也会马上得到援助。直到经历了几天艰难的航行和磨难之后,他们才认识到,在广泛、变幻莫测的海洋中航行意味着多么大的危险。

“谁也救不了谁,人人皆自身难保,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人人但求早一刻停止呼吸,免受多一刻的痛苦。全船二百多人作垂死挣扎的当儿,我发现我十一岁的大儿子拼命抓着我事先绑在他身上的水桶在海上浮沉,挣扎得厉害,便不假思索便跳下海里要救他……”

当时以为自己没有活命机会的陈文石,没想到这么一跳,不但救了他的大儿子陈雄山,也救了他自己,却眼睁睁的看着犹在船上的年迈双亲、爱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陈氏家族的许多大小成员,都随着船沉没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