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登峨系列-5





失去斗志

陈文石的双亲罹难时都已年逾八十,他的妻子则诞下幼女不久,襁褓中的女儿都还没断奶就跟随两名小哥哥尸沉海底,陈氏家族的大小成员当中,丧亡的总共廿二名,侥幸被大马海军军船打救的除了陈文石、陈雄山父子外,尚有他的弟弟、弟媳、两位是哥哥所育的侄儿,以及妹妹一家四口共十个。

陈文石说他的泪也已流干了,唯心灵的创伤却永远不愈:“船上百多人罹难,百多人获救,生还者都被安顿在登峨岛,隔月再送往吉隆坡新街场的难民营。三个月后,复被安排乘搭飞机往加拿大各散西东,我被分配到工地做烧焊工人。”

带着十一岁大的儿子以及两个失去爹娘的侄儿,陈文石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在一个全然的陌生国度,没有了人生目标,无法自丧亲的悲恸中恢复过来,行尸走肉般活下去。

若干年后,定居加拿大的他,邂逅了同样来自越南,同样有着惨痛记忆的现任太太朱倩卿,两颗破碎的心,凑合起一个家。婚后又添了两名儿子,取名陈雄辉和陈雄伟。

一晃廿一年过去,当年乘搭同一条船的生还者都不愿重提那一场噩梦,把那惨痛的记忆埋藏在最隐蔽的地方。唯独他让这恼恨一天一天的长大,如大毒蛇,缠住了他的灵魂,如影跟随,不能从痛苦的阴影中挣脱、释放出来。

四不三怕

经过廿一年前的海滩一役,陈文石有四不三怕。

一. 不吃海鲜。 二. 不去海边。 三. 不肯坐船。 四. 不再算命。
一怕看海滩电影/ 新闻/ 图片。 二怕人家形容他:“大难不死是奇迹!”
三怕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也无法了结心愿一祭当年罹难的廿二位家人,死不瞑 目。 陈文石这四不三怕的心态,是可以理解的。

陈文石说:“我的大儿子在当年的海滩一役侥幸活命,迄今,他追述当日的恐怖历险时,仍犹有余悸,因此很能体会我做父亲的心情。我现任妻子也有着相同的惨痛记忆,一样能了解我的心情。可我那两位在加拿大太平盛世诞生,十多年来吃得饱,穿得暖的两个儿子,便完全不能明白我这做父亲的,何以事隔二十一年仍无法忘记海滩一役…”

别的生还者也许可以摆脱噩梦重新生活,但陈文石却做不到,他只可以重新生活,却拂不开心中的那片乌云,摆脱不了噩梦的纠缠。在加拿大的居所,供奉了罹难亲人灵位,每天早晚一炷香,廿一年如一日的哀悼。

2000年 6月前,转眼21年过去,陈文石渐渐步入迟暮之年,他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知道逝去的亲人葬身何处,一了祭亲的心愿。一位大马姓连女佛友致电《苹果》杂志编辑部,希望能帮陈文石寻找他廿二名命丧马来西亚海域的家人的埋葬地点。

听了这令人心酸的事件,《苹果》编辑部立即拨电话给各大媒体朋友,他们都表示由于事情已经过了21年,要搜索这件事的资料并不简单,虽然明知希望渺茫,大家都竭尽所能寻找有关资料,唯有期待着好消息…

一个月后,《苹果》副社长陈文立灵机一动,提起电话去丁加奴询问一位当地社会闻人王雅浩,王雅浩一听立即表示陈文石的家人极有可能是葬在丁加奴福建义山。随后一小时内,他还陆续传真上许多有关越南难民船沉没意外的资料。

最叫人感动的事是当地一群热心人士在王雅浩大力鼓动下,出钱出力,为这些客死异乡的越南华侨建起一座坟碑,以让万里迢迢来马的陈文石安心拜祭。对当地人的热心和无条件的鼎力相助,义举仁风,令人起敬。

《苹果》将这项好消息通知了陈文石,虽然家境并不富裕,陈文石还是筹了一笔钱,乘搭飞机到马来西亚,以了这21年来一直缠绕在心头的心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留言是刺激我脑袋的动力,请努力为我加油吧 :)

跑步小记录

FEEDJIT推荐阅读

部落格聯播陣線

格有千秋

http://blogs.techxii.com

笑问博友何处来

free counters

留下的脚步!